世界名人网 AskDaisy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中國數據服務 科技信息系統、數字化期刊、企業服務系統和醫療信息系統


[新闻追踪]

方舟子“揭穿韩寒神话”是不是选错了方向?

作者:田大校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录入于 February 06, 2012 at 11:03:05:
    春节期间,网络最热门话题不是贺岁,也不是度假,而是“方韩骂战”:方舟子质疑韩寒之父代笔为子写作,“韩寒”是一个包装出来的“神话”!双方“粉丝团”乃至社会各界名流路金波、姚晨、宁财神、石康等也纷纷加入其中。这场论战从兔年吵到龙年,战火越烧越旺,韩寒近日宣称将起诉到法院并索赔10万元,方舟子则作出“五点声明”强调,对署名韩寒的文章的分析、质疑、批评,属于言论自由和学术批评,不涉及侵犯名誉权。他还要求,希望“在合适场合与韩寒当面对质”。有分析人士指出,方舟子这些年的打假行动可谓轰轰烈烈、曾推动了中国公共社会的发展步伐,他也因此成了公共利益的代言人。质疑韩寒,也应该站在公共利益角度上,但是,当这一切发言脱离了对法律的信仰和服膺,这种质疑显然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学学敬畏法律,学学依法质疑,这才是智慧的方舟子。否则,就可能因为走得太偏,反而成了笑柄。为了和网民朋友交流观战的心得,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收集整理了相关评论,与各位网友分享辨析。

    一、有质疑权利但不能滥用权利?新华日报发表的评论报道,对“方韩骂战”进行了“回头看”:1月15日,麦田在博客发表《人造韩寒》一文,认为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是他父亲韩仁均和出版人路金波“人造”和“包装”的结果,引发强烈关注。16日,韩寒在博客中高调回应,表示如果有人可以证明韩寒的文章是别人代笔,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影星范冰冰则再出2000万表示“力挺”韩寒。18日起,著名打假斗士方舟子加入论战。27日,方舟子发表长篇微博《新的一季开始了:“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文章认为,“韩寒参赛作品《求医》所写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的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而不是韩寒作为疥疮患者在1999年的大医院的求医经历。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韩寒之父)。” 记者查阅方舟子博客,发现从18日到30日,方舟子发表了十几篇文章,从各个方面对韩寒进行了质疑。包括质疑代笔:“韩寒自称熟读钱钟书,却不知道《书店》一文关于幽默的说法其实是抄自钱钟书的《笑》。”质疑写作能力:“我们可以看出规律:在没有外人监督、有可能代笔或作弊的情况下(例如投稿),韩寒的作品就能表现出高于一般人的文学水平,会被认为出自成年人之手;而在课堂上,在和别人一起参加考试时,他的写作才能神秘地消失了,作文甚至拖了他的分数。”质疑说谎:“你前后供述对不上、和你父亲供述对不上的,都是涉及你的人生重大事件的问题(新概念作文大赛、《三重门》的写作、语文成绩的好坏等等),岂是‘无关大局的小问题’?”质疑文史水平:“既然《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读做‘三虫门’。”评论指出,很显然,根据方舟子这些文章的论述,只能说是怀疑或者说“质疑”,但无法得出确凿的结论,表明韩寒确实是“人造神话”。对此,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何平说,方舟子在质疑唐骏文凭的时候,可以用一条严密的证据链条来加以论证,事实本身当然“非黑即白”。但这种方式用在韩寒作品“谁写”这个问题上,可能就会产生判断的偏差。因为,“文学的写作,既可以是经验中的,也可以是想象中的,加之传媒在塑造韩寒过程中的‘有意的片面’,我们不能要求作家的艺术性创作和事实一一对应。”而且,对写作者来说,“很多细节的回顾与把握,乃至于很多描述性、评论性的文字,很难进行精确细微的‘考证’。”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何平对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推理方式是否精准有效持保留意见。“不过,这并不代表韩寒不能质疑。”何平强调,“方舟子对韩寒的跨界质疑是不应该被网络口水淹没的。韩寒可以讨论,关键是用怎样的标准和尺度来讨论。”何平进一步说,评价韩寒,最起码还有两把尺度。一个是“文学的尺度”,韩寒首先是一个青年作家,但无论是文学界,还是社会各界,有多少人广泛深入阅读、研究过韩寒的作品,并对其文学能力作出令人信服的判断?“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从想象乃至道听途说来谈论作为作家的韩寒的,这样怎么能够正确评价‘文学’的韩寒?”另一个尺度是“公共知识分子的尺度”。很多人把韩寒当作公共知识分子,韩寒作为一个80后,长期以来关注现实,关注社会,这些都值得肯定。然而如何正确理解“公共知识分子”身份,是什么样的社会文化氛围造就了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现象,这些都值得深刻探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方舟子在跨界之余,其实也体现了文学界、知识界在某些问题上的缺席与失语。韩寒不是单一的个体,这场论战,如果能够纳入正确轨道,从教育、文学、文化、社会等各方面深入反思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各方面的问题,那就能够收获正面的效果。” 南京律师崔武说,韩寒和方舟子都是公众人物。既然是公众人物,那就有接受公众质疑的义务。在这场论战中,方舟子当然有权利质疑韩寒,不过,如果论据不足,“就不能轻易下结论”。崔武强调,我们提倡相对的“合理质疑”。不过,质疑之后,还需要“小心求证”,而被质疑者也可以从各个方面加以回应。这样,才能让双方之间的话语权达到平衡。一种宽松的语言环境,才能够让双方的论战得以充分展现,从而进一步澄清事实,给公众提供合理的判断根据,并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另外,韩寒准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双方可以在法庭上,通过各种辩论、举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面对纷纷扰扰的名人论战,省社科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吕方认为,方舟子当然有质疑的权利,韩寒则应该更具宽广胸怀接受质疑并从各方面来证明自己。不过,争论双方如果陷入持续性的,甚至于恶意的咒骂与攻击之中,则就偏离了正常的文化论争的范围,要始终明白,质疑是“求真相”而非“争口气”。吕方进一步强调,方舟子和韩寒的论战,从一定意义上来看,也是社会文明发展进步的表现,“长期以来,我们太习惯于只听一种声音了,而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社会,各种观念碰撞融合,公众在多元选择甚至于矛盾取舍之中,可以充分提高自己的辨析能力,从而促进文化的发展与进步。”他说,“文化多样性的博弈过程,就是文化内在生长、发展的过程,也是文化净化、提高的过程。”

    二、“方韩骂战”是谁在挖坑谁在跳坑?深圳特区报的评论则从挖坑、跳坑的角度,关注和观察了这场骂战。一是“挖坑者”为麦田。是IT评论博主麦田首先在博客上贴出文章,公开质疑韩寒的形象完全是由其父亲韩仁均“人造”、其好友路金波“包装”以及其本人“表演”的结果,挑起了这场口水战。二是主动“跳坑者”为方舟子。正当“挖坑者”麦田亮起白旗时,方舟子自己却跳进去,卷入了大战。用韩寒的话说叫作“处在一个正要唱歌别人切歌,正要夹菜别人转桌的尴尬处境”。” 事实确是这样,1月19至28日间,方舟子在微博连续发表13篇文章,判定韩寒的“文史水平”和“写作能力”极低,“一个17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写出这么深刻的文字?”应该为韩寒父亲韩仁均“代笔”。不过,这些文章多为理论推断,并未能举出事实证据。对此,韩寒则以《人造方舟子》与《孤芳请自赏》等文章对方舟子进行反讽回应,并表示不再理会方舟子。不过,单方面歇战的韩寒其实并没有闲着,而是在家将当年《三重门》的写作手稿与笔记整理成册,名曰《光明与磊落》,韩寒说这是自己被逼无奈之举。三是自愿“跳坑者”众。评论认为,在这场骂战中,韩寒并不如方舟子般忙,没有微博的他(也许有马甲)多数时间都在认真整理手稿素材,而网上谩骂事件则由好友路金波与马日拉等代劳。尽管被方舟子称作“猪一般的队友”,路金波与马日拉还是做了不少有趣的事,比如马日拉就挖掘出韩寒中学舍友金丹华当年发表在期刊上特写韩寒“博学”的文章,文中还提到韩寒很喜欢爬进自己的被窝纵谈文学。除去“亲友”力挺,让韩寒欣慰的是姚晨、范冰冰、慕容雪村、宁财神、沈浩波、刘瑜、石康等文艺名人的多次公开力挺,让那边厢的方舟子仿佛听到了“扑通、扑通”的声音:“反正我这个坑会挖得足够大,欢迎大家列举现在还在力挺韩寒的名人名网名单,等这出连续剧结束了,我会在演职员名单中鸣谢这些不请自来的配角。” 不过,这坑似乎不是方舟子主动挖的,也难怪姚晨在微博说:“他正呆在坑里呢,坑在他心里。” 当然,方舟子也是有队友的。一些同样拥有质疑精神的学者如张放、肖鹰、彭晓芸、赵晓、土摩托、王志安、刘戈等,也发现大量韩寒文章不可能是17岁少年所写的“证据”,以及某些韩氏父子互相矛盾的访谈细节。;四是“坑外坑”:谁在挖一个更大的坑?评论声称,方舟子或许未曾料到,韩寒竟然在14年前不经意地挖了个小小的坑,让充满怀疑精神的知识分子纷纷跳了进去。这些资料将进行公证和真实性司法鉴定,包括纸张的年份鉴定、笔迹鉴定,以证明韩寒作品的独立创作;同时举证部分相干人员,证明写作过程及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无“代笔”“作弊”行为。不过,庐山中人始终不识庐山真面目。身为局外人的资深媒体人笑蜀一语道中要害:“没想到还在吵韩寒,吵的是韩寒有没有枪手。从顶级公共话题到无关痛痒的私人话题,这乾坤大挪移真够成功,谁说里面没高手?”评论总结道,回溯此次风波,皆因韩寒去年底几篇热议博文而起,但为何如今却沦为他个人辩解以及与方舟子对骂的场地?或许正如很多旁观者才能看到的,无论这次是方舟子挖的坑还是韩寒挖的坑,无论韩寒和方舟子是否都被卷入偶像崇拜,无论是针对本次“代笔门”亦或是更高级的探索,丢掉反思的能力才是陷入最大的“坑”。东北网发表的评论认为,从一定意义上讲,方舟子“打假”韩寒,实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这件事让我们看出,像方舟子这样一个拥有一定话语权的人,居然在没有有力证据的情况下,用一些很成问题的逻辑推理,来“证明”自己先入为主的“结论”,其实也就是滥用自己的话语权。这样的作派,损害的不仅是被“打假”者韩寒,也是方舟子本人。韩寒方面今日走上法庭,固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也对现实社会有积极意义。评论指出,最让人费解的是,这场“打假”闹剧纷扰多日,明星的粉丝、双方的棍子、左右的公知在一起混战:骂街的骂街,挖苦的挖苦,看热闹的看热闹,却很少有人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高度被拉低,过程无营养,结果失意义。这么一场没有高度、民粹十足、言辞偏激、娱乐主导的闹剧,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文化人的丑陋与虚伪,也看到了中国文化界的功利与短视。

    三、“方韩骂战”走向“斗法”是最佳选择?1月29日,在节后第一个工作日,韩寒公开表示,将以1000页的手稿资料作为证据,就方舟子质疑其作品有人代笔等涉及造谣、损害其名誉等事宜提起诉讼,索赔10万元。对此,方舟子不以为意,称欢迎起诉,愿与韩寒当面对质。对于将要迈入“公堂”的双方,多位法律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判断方舟子是否侵犯韩寒名誉权的关键点在于,方舟子所质疑的韩寒作品系“伪造”的事实是否成立。

    有观点认为,与普通的名誉侵权案件不同,韩寒属于社会公众人物,其对于来自社会的批评与质疑,具有一定的承受能力和容忍义务。但上海资深律师严义明不以为然。他认为,公众人物同样具有维权的权利。如果方舟子的质疑不是事实,那么这种指控对于身为作家的韩寒来说,是很严重的指控,会严重损害其名誉,因此,韩寒有权利维护自己的名誉。 “从著作权角度来讲,在作品上署名的即为作者,有相反证据的除外。因此,韩寒理所当然是其署名的作品的作者,除非有相反证据。”严义明表示,即便韩寒存在代写行为,只要关系代写与被代写双方之间无异议,那么,就不存在“伪造”之说,毕竟最终作者才是言论责任承担者。严义明向记者举例说:“这就像是公司老总和秘书,众所周知,很多老总的发言稿都是秘书所写,但公众认为的发言稿作者依然是老总,因为稿子是老总授意而写,也经过其审核,且老总是言论的最终责任承担者。”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马林认为,判断方舟子是否侵犯韩寒名誉权的关键点在于,方舟子所质疑的韩寒作品系“伪造”的事实是否成立。“在此案件中,方舟子是举证方,如果能找出事实证明韩寒的作品是代写而出,那么方舟子就不存在侵犯韩寒名誉权的行为,反之,如果不能找出有力证据,那么其侵权行为就成立。”但张马林认为,举证对于方舟子来说是比较困难的,除非能找出所谓的“代写者”(前提是韩寒找人代写的事实存在),且其愿意出庭作证。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方舟子与韩寒的粉丝在网上论战,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上升到攻击对方家人的地步,其所作所为已经远超现实社会中言论自由的范畴了。因此,通过此事件,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公众在网络上的言论自由边界是什么以及如何界定等问题,也需要由法律法规来判定。张马林认为,不管事情最终结果如何,在一个宣示要建设“法治”的社会里,二人的口水战最终走向司法途径,是值得认可和鼓励的。新京报发表的评论也认为,在泥沙俱下的中国网络言论环境中,“韩寒诉方是民案”能否成为一个路标式判决,可拭目以待。京华时报发表的评论则认为,“方韩骂战”走上法院是个好事,也是个糟糕的事。好的地方在于,双方可以通过法律分出“输赢”;糟糕的地方在于,本该以人品、文品就可以定输赢的事情,却要通过法律手段的干预。如同一些网友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围绕这场战斗,无数人制造了无数信息垃圾,一场本不该发生的风波,导致了一场与事情本身关联并不大的“站队游戏”。评论写道,方舟子有质疑韩寒的权利,每个公众人物也有承受被质疑的义务,影响力愈大愈是如此。自证清白的确是困难的事情,但如果有条件自证清白,一两件有力的证据足以击破绝大多数流言。韩寒后期贴出家书,其实就是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如果事件发生初期,韩寒能够少一点愤怒多一点理性的应对,事情会变得比现在简单得多。评论认为,拥有质疑的权利不等于可以无条件地滥用。“质疑”是“诽谤”的邻居,一不小心就会越过围墙而自己却浑然不觉。方舟子也是公众人物,因此更要秉从“合理质疑”的原则,不仅不能“大胆假设”,更要“小心求证”。罗列公开信息可以,但在舆论导向方面,不能夹杂太多个人情绪。运用“逻辑”来证伪是可行的,但“逻辑”在很多时候,都是要让位于证据的。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要“疑罪从无”。 评论也认为,在情绪化方面,韩寒一方甚至要大于方舟子一方。近年来被贴上“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公民代表”等诸多标签的韩寒,在论战时也使用了诸多非理性的言词,不但没有与其身份所相称的思考与表达,就连早期大战白烨、高晓松等人时的放松姿态也消失了。多余的愤怒让韩寒在论战时处在了被动的状态,加大了其“被误解”的几率。评论总结称,如果了解这些年发生于公众人物之间的口舌之争,便不会对“韩方大战”感到奇怪,这不过是以前诸多类似事件的再一次重演。只有揣度与怀疑,不讲事实与证据;只有攻击与谩骂,缺少冷静与反思;只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浮躁的社会,知识分子本应以理性之美开启民智,却往往被社会的浮躁影响,走上言论的极端,徒给人们留下笑柄。

     注:汇编参考文章
    《韩寒不是你我的敌人》,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疑韩案的私权与言论自由》,南方都市报,作者为萧瀚;
    《韩寒背后的利益链条》,观察者网,作者为祁大夫。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闻追踪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