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音乐大师]

红尘有你_王杰

音乐大师 February 26, 2007 at 07:51:5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红尘有你

我心的空间
是你走过以后的深渊
我情的中间
是你留下雪泥 梦和梦的片段
我梦的里面
是场流离失所的演变
我泪的背面
依然留着一面 等你的天

红尘有你 就有我无悔的泥
随人间风雨迁徙 怨不了无情天地
那苍天从不曾改变 留给我寂寞的誓言
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 又回到深情的原点
那岁月再怎么摧残 我的心不会怕永远
因为梦和爱不会忘记
红尘有你 红尘有你

==

聆听王杰《红尘有你》 戒不掉的怀旧心瘾


那苍天从不曾改变,留给我寂寞的誓言。
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又回到深情的原点。
那岁月再怎么摧残,我的心不会怕永远。
因为梦和爱不会忘记,红尘有你,红尘有你。


——王杰《红尘有你》

在FM喝酒,我很巧合地又选择了长岛冰茶。在我受伤的时候,长岛冰茶、拿铁咖啡、王杰的歌,还有《东邪西毒》,似乎组成了疗伤的必备。鸡尾酒和咖啡我已经说得很多了,今天听着王杰的歌,我只想说说这一个我最喜欢,却又只带来心痛的歌手。

我不是在王杰最红的时候喜欢他的,反而是在他即将复出前,一个迷糊半梦的深夜,随着他一句“这常冷一脸,我非伪装,因时光一再无情尽绘”而惊醒。冷面原非我所爱,只是在经历了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世界之后,笑容慢慢消退,留下的却是一张冰冷而低调的生硬脸孔。在那个时候,我喜欢了王杰。浪子爱漂泊,我也酷爱自由。王杰的歌声中的凄美与悲怆,却是孤身走自己之路的人最具体的心境,或者说,那是伴随他们的勇气。

这么多年后,我依然记得那个凌晨,王杰的歌声穿透了我的心,把浪荡不羁在我的血液之中激荡起来,从此变成浪女也好,本来就是浪女也罢,我今生都摆脱不了这种负重的浪荡了。在这个快乐至上的年代,还眷恋这种生活方式的人实在有点傻。

王杰的歌适合收藏,而不适合传诵。有人将谢霆锋拿来与之相比,我不禁冷笑几声。谢霆锋的歌是无病呻吟,没有经历过岁月风烟的谢霆锋又怎可能有王杰歌声的穿透力?或许,经不起岁月沉淀的并不是青春,而是年少的心情。王杰的每一首歌背后都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表达一种真切的心情;记录自己无法重来的惨淡青春,描绘我们在无法经历的故事中拥有的同样心情。谁也无法改变生命本身的缺憾,无法赢得与时间的比赛,只能奋力挣脱、努力活着,既便只是一种无谓的姿态,也要做到昂然激越。从王杰的歌中,我更多的是听到苍凉、疲惫、痛苦之中隐藏的洒脱、倔强与坚韧。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了这样的习惯,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连续几天播放王杰的歌,从《一场游戏一场梦》到《从今开始》,反复听,反复舔试歌声带来的落寞,又反复挣扎着向前。关掉房间里的灯,任由他略带磁性却又极为高亢的嗓音穿行在黑夜的空间,一次又一次地撞击我易动的心灵。那时的人,便是会思想的芦苇,脆弱又坚韧,终于可以卸下所有的坚强与骄傲,安静地品尝只属于自己宁静的咖啡,或者沉静的美酒。

歌声中一唱三叹的苍凉,带来记忆中永远牛仔裤、T恤衫在路上漂泊的王杰,如今他已经褪去青涩变成了开始适应西装革履,带有温柔笑容的中年绅士。我并不特别怀念那个莽撞的浪子形象,却在意他是否还有激情的棱角。只是每次看到他的眼睛,总是发现酸楚与绝望荡然无存,现在只剩下倦怠忧伤,还有属于中年人的沧桑。只有此时我才会想起,听歌的少年亦容颜渐老,何况这个当年站在舞台中央的他?

新世纪初的音乐,如同失衡的焦距,看到很多模糊的影像,却没有目光的聚焦。有人喜欢电玩,有人喜欢R&B,有人喜欢无病呻吟。连大名鼎鼎的才子林夕,也无法保证创作的质量。这个时代,正如黄舒骏在《改变1995》中唱到的:“只有流行,没有音乐。”歌唱的人尚且如此迷乱人生,听歌的人就更没有心思停留下来仔细聆听,只有在一个个久违而熟悉的名字再次从记忆中蹦出来的时候,才触动了心中缅怀青葱岁月的那根纤细的弦。

聆听王杰的歌,就是我怀旧的心瘾。尘封的记忆随着王杰的歌声复苏,唏嘘的往事搅乱了我的思绪,刹时间,我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喜欢迷惘地乘坐公交车在灯光里飞驰,用冷漠吞没柔软的心的失意孩子。他的歌联系着岁月里最真诚的那段过去,每当那些熟悉的旋律响起,眼前就会浮现那年那月的点点滴滴,那些已经融入我们生命的部分。回首的时候,我们已经分不清感动究竟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

可是,我们还是终究在当今的迷失中找不到这种的感动。音乐是激情的,气氛是热烈的。激情和热烈,都属于90年代的人,我还剩下什么?剩下一种戒不掉的怀旧心瘾。或许这不是一种病态的心瘾,而是一种心灵的作为。作家史铁生曾经说过:“其实,流行歌曲的起源也应当是这样——唱平常人的平常心,唱平常人的那些平常的牵念,喜怒哀乐都是真的,刻骨铭心的,魂牵梦绕的,珍藏的也好,坦率的也好,都是心灵的作为,而不是喉咙的集市。”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王杰的个人魅力不在于音符的完美,而在于个人精神的倾诉,从而激起听者强烈的共鸣。我想,音乐乃至所有的艺术都应“以占领人类的心灵为己任”,没有真正在心灵上的和鸣,作品的生命力也就如同昙花一样短暂。如果一个时代,没有专属的流传久远的作品,确实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恐怕这也是我们为何怀旧的根本原因吧。

于是,聆听王杰,就成了一种戒不掉的怀旧心瘾。与自己的以往离得愈远,记忆自然愈淡化愈琐碎。但生活的故事又会翻到新的另一章,关于未来的一切都不需要多问,就让我们伴随他一起在这红尘中,坐看天高云淡。怀旧的心瘾,聆听王杰,我泪的背面,依然留着一面等待的天……

深夜,我再次枕着王杰的歌声入睡,或许,“每一个曾经在爱情中心灵饥渴,在生活中百无禁忌,在音乐中追求独立的年轻人都不会忘记王杰,一个站在卑微与高贵的交界,用声音征服世界的歌手。”



音乐大师
Email: editor@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