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烛光里的妈妈谷建芬
文汇报记者周玉明 January 17, 2006 at 01:47:5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二十年一个轮回。

在中国音乐史上,作曲家跨越两个世纪留下那么多经久不衰的歌,当属谷建芬。

二十年前,我们这代人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以后又唱着《二十年后再相会》等谷建芬的歌成长着,共同感受着“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的心路历程。

二十年多么漫长。

二十年就在眼前。

记者前几天收到谷建芬的邀请信,诚意邀请我参加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在全国政协礼堂三楼宴会厅举办的亲朋好友来相会“庆祝谷建芬七十岁华诞、声乐培训班二十周年”的活动。

谷建芬特地打来电话对我说:“我不请媒体,我不把你当记者,我把你作为我二十多年的知心朋友请你来参加,上海我只请了你一个,本来还想请朱逢博好朋友,但她家人生病来不了。我的‘孩子’们都从海内外、全国各地赶来相会,他们都带着孩子,一家子来北京团聚,这都是‘孩子’们的心意。”

我在谷建芬七十大寿生日的前一天下午赶到她家里,家里已成了花房。大连的亲朋好友成立了大连代表团今天中午也赶到北京了,丈夫邢波接待着,乐呵呵地和亲友喝酒,此刻累得躲在内屋眯一会儿。

个儿不高、脸庞永远恬静干净得像婴儿似的谷建芬,怎么看也不像个七十岁的人。她拨通了联通手机,给我听她亲口演唱的《思念》,那深情的带磁性的声音让人心颤。她告诉我:联通手机赶在我生日这一天开始播出我将近100首歌曲,其中包括我新创作和以前创作的儿童歌曲31首。原来排行榜第一是《老鼠爱大米》,现在我的《思念》这首歌排行榜第一。

为孩子们写歌

28日晚上谷建芬要去参加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大型儿童歌曲推广演唱会《童心里的歌》,孩子们演唱她新创作的三首歌。

中央抓青少年教育。吴仪有一次对谷建芬说:“你不要光写大人的歌了,你为孩子们多写些歌吧。”谷建芬回家翻箱倒柜整理儿童歌曲,又想到孩子们学唐诗,何不把唐诗谱成曲,便于记忆,便于流传。已经做祖母的谷建芬全身心地为孩子们写歌,从去年10月份开始录音至今年1月底一共录完31首儿童歌曲,谷建芬也舒了口气。

在录音过程中,谷建芬真正被孩子们打动了,那种纯,那种美,那种真,任何一个歌星都比不上。连录音师都说:“这种纯情的声音很长时间听不到了!”

谷建芬眼泪花花地动情了,她后悔自己给孩子们写歌写晚了,写少了。她告诉记者:“我在想一种现象,这些孩子在家里都是小祖宗、小皇帝、小宝贝,他们想要什么,家长都满足他们,但家长们带孩子到书店买不到好的精神食粮、孩子们想唱歌没歌唱,很多歌又没人唱。我一定要以自己的真情加上我的歉意,带着我小时候的向往和感觉多为孩子写歌。”

今年6月1日儿童节,谷奶奶给孩子们送上了一份厚礼:谷建芬儿童歌曲的光碟,歌谱加伴奏带将问世。据说以后还将选些儿童歌曲放进儿童、青少年教材里。

“最放不下我的作品”

七十岁了,到这年龄的人容易回头看。“与我同时代的人已走了不少,今年沈阳音乐学院同学聚会,我算最小的,我的同学算了一下已走了29个人。我感慨人生苦短,活着只求做好一件事——作曲。我必须抓紧把手里的事做出来,把一大堆半成品整理出来,以我现在的能力和水平尽量做好。以后我走了,家属不可能来帮我整理,我的谜底必须自己揭开,我心灵的旋律不能让它们烂在我肚子里。”

谷建芬十多年前就计划自己到处走走看看,可我看她怎么也走不出去,身为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人大华侨委员会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副主席、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议多老脱不了身,只要有点时间,她就拨弄“豆芽菜”。“我只能看别人旅游,我只有精神漫游。我这一辈子最放不下的是我的作品,作曲是我与老百姓沟通、对话的最大乐趣。”

为妈妈谷老师过生日

谷建芬每年农历3月21日生日时,在北京的学生都主动为妈妈谷老师过生日。

“谷老师,你70岁生日时,我们所有的学生都来为您庆贺。”

“那太兴师动众了!”谷建芬不喜张扬。

20年了,那些当年声乐培训班的孩子怎么样了?不少人结婚成家已拖儿带女,如今还唱不唱?他们生活得好不好?谷建芬又想见孩子们又怕打扰孩子们。

几十年如一日关爱谷建芬的贴心朋友曾庆淮帮谷老师一锤定音:就搞一个二十年后亲朋好友来相会!

孩子们奔走相告,一家一家携儿带女于4月29日与妈妈团聚了,天哪,居然来了二百多人。二百多人的祖孙三代的家庭聚会。当年1984—1989年举办的谷建芬声乐培训班的歌手有50多个人,苏红、李杰、毛阿敏、那英、解小东,还有刘欢、万山红等歌手都为老师祝寿来了。

一下飞机就赶到的毛阿敏第一个冲到台上为谷老师鞠躬拜寿,她激动地说:“我是妈妈最操心的孩子,一个问题孩子,如今我自己成了妈妈,才真正懂得了妈妈谷老师的苦心。” 也许想让气氛活跃些,阿敏邀请那英上台一起来说:“那英你比我会说,你上来,小妖精,当妈妈了,还这么妖!”阿敏当天还要飞回上海为世乒赛献歌演出。

刘欢因脊椎不好正在住医院,他从医院溜出来为老师拜寿。“在我们还不知流行音乐是什么时,是妈妈传播给我们音乐,伴随着旋律里的是妈妈的情感……您是中国流行音乐歌坛上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孩子们争相为妈妈送上心里的祝福。“岁月如歌70年,几代人都是你的学生、你的孩子,几代人都是你的朋友……”

一直活得比较低调的谷建芬,此刻被孩子们的真情包围了。她站起来吐露心声:“我70年生涯中的后30年,面临改革开放到现在,我只做了一件事,写歌。写歌要有歌词,有了词才能谱曲,谱了曲要有好歌手唱,还要录,要传播,多少人的心血和劳动,我感谢方方面面对我的厚爱,我受到这样的美誉,我心中有愧……我身为作曲家,很长时间,我忘了孩子,我惭愧(谷建芬忍不住哭出声来),是孩子们的歌声教育了我,是孩子给了我许多许多……感谢生活,感谢时代……”谷建芬动情地说着,丈夫邢波不停地用纸片给汗水淋淋的妻子扇风,他永远心疼她、爱抚她、理解她、支持她。

庆祝会上放了谷建芬从小到老的照片和声乐培训班孩子们的照片,不论是歌坛大腕还是默默无闻的学生,谷建芬以母亲的心,不偏心地每人放二张照片。看二十年前的老照片,犹如触摸到了流逝岁月的神经,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祖孙三代人一起相拥着,抱着孩子,手拉手,心贴心,把妈妈谷建芬围在当中,高声唱起《今天是你的生日》、《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烛光里的妈妈》、《世界需要热心肠》、《二十年后来相会》、《思念》等一首又一首妈妈用心灵谱写的歌。爱的旋律如海上滔天的巨浪,涌到空中又倾泻而下……

用音乐见证时代

音乐是艺术的,是文化的,也是历史的。

音乐是包容万象的宇宙,也是内涵无限的乾坤。

二十年一个轮回,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从谷建芬的琴键下飞出一首又一首流行金曲,见证了我们的时代,影响着我们一代又一代人。

我也是唱着谷建芬的歌追求着我的人格理想。

我也是谷建芬二十年来创作生涯、人生之路的见证人。文汇报无论是在谷建芬最困难挨批时,还是谷建芬当红开作品音乐会时,都一如既往发表很多文章为谷建芬摇旗呐喊。记者在翻着谷建芬的贴报本中,欣喜地发现文汇报的文章是最多的,连记者写给她的长信她都贴在珍藏本里。

印象中的谷建芬永远对自己不满意。她创作了近千首作品,真正流传的也就是几十首。虽然有近百首作品获奖,都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主要有“金唱片奖”、“当代青年最喜爱的歌”、“校园歌曲大赛奖”、“全国流行歌曲创作大奖”、“文化部音乐舞蹈作品奖”、“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流行音乐作品奖”、“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优秀音乐奖”、“第九届电视歌手大赛作品金奖”、“华语榜中榜终身成就奖”、“音乐风云榜杰出贡献奖”等。但在新闻发布会上她说自己大多数作品是失败的,主要原因是雷同,缺少创新。

看看现如今有多少歌手仅仅唱了几首歌就感觉自己“完美无缺”,拼命炒作自己。眼下歌坛看似百舸争流,歌曲一大把,歌手一大把,实则精品太少,好歌手也少,纯商业化的冲击,对歌手热衷于搞“包装”,可越“包装”越假冒伪劣。歌无真情难成声。谷建芬的每一首歌都打着她生活的烙印,歌声背后都有着一段故事和当时的心境。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很清楚自己,这十几年走过来不容易,我曾经是乐坛的‘问题人物’,以前被批判为专为小流氓写歌,歌曲有“下人气”。这些被批判的如《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等一直流传了二十年,说明好的歌曲只要是属于人民的,人民就会保护歌曲。现在我写歌的速度反而慢了,过去一想到就写,冲动来得快,也许积压在心底的时间长,酝酿的时间长,提起笔就能一气呵成。如今写到这份儿上,很容易雷同,相同的题材要出新不容易。光写妈妈的歌,我已写了《妈妈的吻》、《烛光里的妈妈》,再写不仅要绕开已经用过的角度,还要绕开别人用过的手法。音乐的魅力贵在创新,我最瞧不起‘口水歌’重复别人唱过的歌。”

乐谱上的一个黑点,作曲家的一滴血汗。

二十年前,谷建芬曾带着自己新谱的校园歌曲,先后出现在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大连海运学院、上海同济大学等13所大专院校的新作品试唱会上,她自弹自唱上门征求意见。年轻的大学生作出了热情的酬答,有一万余名同学认真填写了自己的感受和评价。

谷建芬并没有陶醉在充满太多太多赞美和鼓励的评语里,却郑重其事地从几千张民意测验表中,选出一张至今珍藏着。那上面的评语是一个数字:“17=1”。谷建芬懂得这是说她的歌曲雷同,变化不多。她怀着特别感激的心情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谷建芬心里一直装着“17=1”这个沉重的等式,整整装了二十年,为此她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和代价。

贵重的钢琴

谷建芬的父母是从山东威海漂洋过海到日本谋生的。1942年,年仅6岁的谷建芬无忧无虑地坐在日本大阪的一家小店门前,吃着香甜的日式小饼,母亲疯了一般地冲过来,抱着她就往码头跑,年幼的她问妈妈去哪儿?“回国”,她又问:“什么国?”谷建芬并不懂得中国是自己的祖国,坐了几天的轮船,一家人终于在一个码头下了船。谷建芬看到处处又脏又乱,吵着嚷着:“咱们回家吧。”妈妈说:“日本的家没有了,这儿就是咱们的家。”

父亲见女儿痴迷钢琴,给她买了亚马牌1号钢琴,从此钢琴成了谷建芬的忠实伴侣。与邢波结婚时,这架钢琴被当作父亲给她的最贵重的嫁妆,运到了北京。

1962年,国家困难时期,谷建芬的母亲患癌症去世了,父亲也一病不起。缺钱买药,谷建芬想卖钢琴换药给爸爸治病。

“不,孩子,别的东西都能卖,你不能卖琴。”父亲深知女儿大志未成,阻拦她卖琴。在他看来女儿的艺术生命比他的老命更值钱。

“在那黑夜漫漫的时候,

我胸中充满忧愁。

而我胸中那颗不息的火花,

却总是炽热地燃烧在心头。

我走过了漫长的道路,

寻找我那金色的梦,

如今你终于照耀到我身上,

啊,生命的星,请你不要黯淡了光芒!”

这首谷建芬的作品——《生命之星》,道出了作曲家的心声。

二十年一个轮回。

世界变了,人心大了,国家富了。回到妈妈怀里的孩子面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谷建芬老师表达着由衷的在乎和感激。许多来不及说的话,堆积已久的思念与牵挂都化成歌声在心里流淌,流淌……

再过二十年,下一个轮回,我们再相会,那时的你,那时的我,都已经是爷爷奶奶辈的人物,那时烛光里的妈妈,我们永远的妈妈——谷建芬,将会笑得更灿烂。

“谷班”:流行音乐的“黄埔军校”

歌星如流星般飞来,也如流星般陨落。谁也不想当流星,流星式的歌星渴望提高自身的综合文化素质和艺术技能。

中央歌舞团谷建芬声乐培训班成了流行音乐的“黄埔军校”。

春兰集团的董木森捐了5万元,买了一台钢琴、一部架子鼓、几把吉他和随身听,“谷班”就开课了。上大课就在团里一间32平方米的屋子里,屋子四周摆满了床,中间唯一一块空地放钢琴。教演唱课就到谷建芬家里去,一个学生半天,一个一个教。

记得我还陪谷建芬到东方歌舞团找熟人关系借房子,她为越来越多全国各地来的孩子们吃喝拉撒、衣食住行真是操碎了心。

谷建芬笑称自己挑学生有点像谈恋爱找对象,靠的是一种感觉。“也许人在逆境中,感觉更灵敏一些,我当时挑学生,和现在某些公司搞包装歌星的目的可不一样,我要的是学生把歌中的真情唱出来。”

朴实的那英,一脸真诚的解小东先后成了谷建芬的学生。

比赛中得了一等奖的没选上,而当时“孔雀杯”歌赛中仅仅得了第三名的毛阿敏却被评委谷建芬瞄上了。

1986 年万山红参加“孔雀杯”全国民族声乐大奖赛,在比赛中她唱的是陕北民歌和东北民歌,获奖名次不太理想,但却引起了谷建芬的注意,她认定万山红是一块可塑造的好料,就托人打听万山红的情况,问她有没有兴趣到培训班学习。此后两年里,万山红成了谷建芬声乐培训班的正式学员,万山红常去谷老师住的地安门帽儿胡同的家上课。她最早唱谷老师《遥远的村庄》和《童年的四季》。1990年,万山红怀着7个多月的身孕参加了第四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获得民族唱法专业组第一名。《巫山神女》是谷建芬的一首力作,她希望万山红的演唱在美声与通俗唱法的融会上做些实验性的尝试。1996年《巫山神女》MTV获得了音乐电视金奖。

照片说明


①谷建芬近影。


②谷建芬和非洲妇女在一起。


③谷建芬作品音乐会现场。


④谷建芬与“孩子”们一起演唱《二十年后来相会》。


⑤谷建芬为本报题辞。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