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理查德·克莱德曼专访
综合报道 June 09, 2005 at 15:12:29: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的成功不因我帅”

理查德·克莱德曼将来华贡献最新作品。13年间,他在中国四十多个城市举办过近百场音乐会。

6月18日,法国“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将与“东方天使乐团”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给我们呈上一场音乐盛宴,这次西方钢琴曲与中国民乐的合作演出成为克莱德曼来往中国13载的最新作品。在6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主办方介绍届时克莱德曼还将与一位中国琴童同台演奏。而在18日音乐会开演前,理查德·克莱德曼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与“东方魅力”合作好像是上帝的安排

记者:此次您与“东方魅力”乐团合作演出,出于怎样的考虑?因为您从最先的传统音乐发展到通俗音乐,可谓开了钢琴界先河,这次是您在考虑自身演奏形式的再次创新和突破吗?

理查德·克莱德曼:确实是在寻求创新和突破,但这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向的选择。以往我的演奏会都是我的钢琴+电声乐队+弦乐组。从去年开始,我的中法两国经纪公司一直在讨论需要推出一种崭新的形式,也进行了一些尝试,恰巧,“东方魅力”乐团(那时她们叫“东方天使”)出现了,作为中国新民乐组合,她们也正在寻求突破,于是大家都找到了答案,这好像是上帝的安排。

通过沟通与合作,我发现她们都是了不起的音乐人才。我知道目前中国出现了一些靓丽的女子音乐组合,但“东方魅力”的魅力绝不仅仅局限于“表演”,而在于音乐造诣。她们虽然年纪轻轻,但都已经是独奏家,是这个年龄段演奏各自乐器的佼佼者。通过今年初的两次巡回演出,我们之间的合作比较默契。我还通过媒体了解到她们今年4月作为艺术家代表随中国总理出访南亚;5月又作为民乐嘉宾参加了 2005年财富全球北京论坛在人民大会堂的开幕式和在天坛的“北京之夜”演出活动。与她们合作演出,我个人也觉得非常高兴。

“东方文明对我是创新和挑战”

记者:从您首次来华演出到现在已经有13年了,中国给您怎样的影响?有怎样的变化?

理查德·克莱德曼:我多次访问中国,主要原因在于中国观众真诚的、发自内心的需求和热情。另一方面,中国具有五千多年的文化历史,是东方的文明古国,我在这里可以发现许多对我来说是崭新的东西,可以丰富我自己的内涵和音乐内容,也可以说是创新或者挑战。就个人来说,接触中国音乐和中国音乐人,拓宽了我音乐创新的内容,开阔了我的眼界。我出版过改编的中国乐曲,专门为中国谱写过音乐,与众多的中国音乐家合作过,对于任何一个艺术家来说,能得到这么多尝试的机会,而且能够得到听众的认可,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经历。

记者:这次来华演出,您给中国观众带来了什么新鲜的东西么?准备演奏哪些曲目?

理查德·克莱德曼:与“东方魅力”乐团合作可以说构成了演出形式的不同,同时,曲目方面肯定也与去年在深圳演出时有很多变化。此外我们还在分别赶排最新的合作曲目,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内容将包括下面几个单元:我的保留曲目、世界改编曲目、中国改编曲目、东方魅力的中外曲目、我与东方魅力合作的中国曲目,但具体内容目前还需要保密。

“我的成功在于音乐本身”

记者:您对自己怎样评价?有人认为您成名多是靠了音乐之外的东西,对于这样的非议,您怎样看待?

理查德·克莱德曼:我明白你说的音乐之外的东西是指长相。很高兴大家能认为我长得帅,也很高兴我能让大家赏心悦目,但这不是根本原因。在成名之前,我演奏过古典音乐,也尝试过摇滚乐和爵士乐,那时我更年轻,为什么没成名呢?为什么《致爱德琳》能够为全世界接受呢?根源还是在音乐本身。在现代社会中,人们都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工作压力,需要放松自己的精神,制造休闲宽松的环境。而我的音乐风格是浪漫和轻松,正好能够满足这种需求。

记者:对于那些在音乐路上跋涉的人们,您在他们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会给他们那些建议?

理查德·克莱德曼:我个人认为:贵在坚持。虽然坚持并不一定意味着成功,但没有坚持却肯定不会走到成功。

中国发展“新民乐”

勇气可嘉

记者:您对中国音乐的发展怎样看待?

理查德·克莱德曼:任何个体的人面对源远精深的中国音乐,都会感觉自己到自己的渺小,我只能就点点滴滴的单独的事件发表自己的意见。首先,近十余年来可以在世界各地见到来自中国的艺术家,许多世界电影和音乐大奖上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中国年轻的钢琴家也不断在世界钢琴大赛上获得优异的成绩,这说明中国出现了大量的音乐天才,他们已经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这是非常可喜的。另外,我得知一些人以中国民族音乐为基础,尝试“新民乐”的形式,我认为这是勇气可嘉的创新,无论这种创新能否成功,音乐家寻求突破的精神都是值得赞扬的,因为时代在进步,音乐的内容与形式必然也会改变。

现在的中国音乐肯定和几千年前完全不同,是不断突破和发展变化的结果。

相关链接:

理查德·克莱德曼出生于法国巴黎,5岁开始习琴,后进入巴黎国立音乐戏剧学院学习。

16岁开始演奏自作曲。偶然间他对通俗音乐发生了兴趣,开始转变方向,1977年开始为电视配乐,独奏了《水边的阿狄丽娜》,随后推出大量轻音乐作品《致艾丽丝》、《秋日私语》等。

克莱德曼迄今已经在中国四十多个城市举办过近百场音乐会,成为惟一连续13年来华演出、并改编和演奏中国音乐最多的外国艺术家。记者 姜媛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