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与阳光男孩郎朗面对面 一夜成名后的音乐之路
伍斌 王晨/文 March 11, 2005 at 00:24:3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舞台。一架钢琴旁,郎朗在试音。十指拂过键盘,一串华彩犹如阳光闪亮迸出。台下工作人员停止了手里的活,引颈,侧耳,倾听,无不出神……

记者远远望去,怎么不太像郎朗,头发长长飘飘的,不是原来板寸头模样。

走下台来,步履如风,目光如炬,一脸粲然,还是昨日的大男孩。我们向郎朗伸出了手。

出任“大使”,头发变长

记者:郎朗,你好,怎么留长发了?

郎朗:实在是太忙了。2个多月没理发,很惨啊。我的头发不太好理,一向都是平头,十天就得理一次发。以前都是在国内理,如今在美国,理平头只会一种造型,就是“美国大兵”那样子。我总觉得那样子上台,好像不太合适吧?这阵子没空理,却意外发现把头发留长了也不错,其最大的好处是,我不用专门固定时间去剪头发了。

记者:前阵子你忙些什么?

郎朗:去年,我刚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年轻的国际亲善大使。任期里每年要为世界各国贫困儿童募捐义演10到15场。去年8月,我和联合国工作人员到非洲坦桑尼亚呆了六天,送食品、蚊帐、防艾滋病的疫苗。你没见过那些孩子都用渴望的眼睛盯着你,看了不会不感动。临行,驻坦桑尼亚的新华社记者告诉我必须打防疫针,因为那边的蚊子特厉害。可我身体敏感,一打完针马上就发烧。后来,烧到练琴时手指都没有感觉,站起来就觉得人虚。但我还是坚持到最后。

一夜成名 世界著名乐团向我打开大门

记者:都说你一夜成名,得益于1999年你“救场”那次演出。我们听到的只是转述,当时情形究竟如何?

郎朗:哦。我得了柴可夫斯基青年钢琴比赛第一名后,到了美国,签约经纪公司IMG。签约并不表明成为职业演奏家,只不过别人会给你找些机会。

1999年,里维尼亚音乐节上,机会来了。钢琴家安德烈·瓦兹生病缺席,小提琴家伊萨克·斯特恩拍板,让我顶缺。因为这是世纪明星音乐会的最后一场,演出后,也就是12点后还有聚会。梅塔对我说,今晚挺高兴的,再弹点别的曲子让我们尽尽兴吧。我说,你想让我弹什么呢?他说,弹个巴赫的《歌德堡变奏曲》吧。这曲子确实太难了,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难。不过那晚,我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一直从凌晨一点半弹到将近三点。听我弹琴的是斯特恩、梅塔、艾森巴赫、梅道瑞。第二天,生活变样了:以前,我还总是去争取跟哪个乐团合作;那一晚后,全世界的著名乐团都给我打电话———我要跟你合作!忽然所有的大门都向我打开了。

记者:在弹《歌德堡变奏曲》的时候,想过别的吗?

郎朗:想过,得好好弹。后来才知道为什么让我弹这支曲子。因为我顶替的钢琴家安德烈·瓦兹在和我同龄(十六七岁)的时候,也替补过钢琴家古尔德。古尔德的拿手曲子就是《歌德堡变奏曲》,瓦兹做替补时一鸣惊人。他们想在我身上延续这种传奇。

记者:外报曾评述,一个天才的缺席,往往会造就另外一个天才的出现。

郎朗:但你也得弹得好。运气是一把双刃剑,弹不好,那一辈子兴许就完了。我当时想,反正这回机会是来了,就不能让它走。虽然感觉成名很快,但我每走一步都还是挺扎实的。

为弹琴,曾与父亲冲突

记者:在你成长道路上,始终离不开父亲郎国任的陪伴。他生活中只有儿子和钢琴最重要,甚至采取特别的教育方法。听说你9岁时,因为一次晚回家,他甚至让你经历过一次生死抉择。

郎朗:那是我刚来北京时。沈阳的朱老师把我介绍给北京一个老师。本来我很自信,小时候比赛我总得第一。但那位老师说我不行,说了很多很难受的话,把我踢出去了。所以我爸以为,老师都不教你了。你都没前途了,还在学校玩!那天,其实是老师让我留下来给合唱队伴奏,回家就晚了两节课。可我爸说,你是回沈阳还是吃药?我说我不回去,没脸。我不想当失败者。我爸就讲,那你就吃药吧。他当时挺平静,我还觉得他在开玩笑呢。结果,他真的非常认真地把药拿出来了,30个胶肽安酶素。我说,我凭什么呀?我没犯错。他怎么也不信。后来,我头一次对我爸动手。我往他身上撞,因为本来已经被老师说得一文不值,很难受了。我凭什么要死?我根本没错呀。

记者:那件事以后有没有埋怨你父亲?

郎朗:还是说说埃特林根吧。那次,老师带我们去参加国际少儿钢琴比赛。需要自己掏5万元人民币,可在我考完音乐学院以后,家里就剩1万块钱了。在1993年,确实很难。我父亲问我有没有信心出国比赛?我说,绝对没问题。他就向亲戚、银行借点、凑点。我当时不知情,没压力,结果得了第一名。颁奖时,我跟老师拥抱,乐得不行。回到国内,在音乐学院表彰大会时,我看到一个外国记者拍下了我爸哭的样子。我认为搞错了,说,肯定是哪个家长因为没得奖在哭呢。我爸笑了一下。两年后,我去一个朋友家玩,他拿出两年前的录像给我看,我一下子就傻眼了。就是颁奖时,我爸哭了。

大师教会我“做梦”

记者:能不能说说跟合作过的大师的交往?尤其是巴伦勃伊姆,他给你上过很多课。

郎朗:巴伦勃伊姆特别逗,弹琴时说,你喝不喝酒,抽不抽烟?我说不。他说,你得找感觉吧。上课,他这边就开始抽烟。然后就一边抽一边唱,疯疯癫癫。艾森巴赫也是,弹琴时,让我想象这个、那个,都是挺奇怪的想法。现在的古典音乐家,一定要有非常独特的音乐见解。可能因为跟那些大师交流,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很奇怪的梦。有一次梦见弹贝多芬第四协奏曲,结果,贝多芬来了,用中文给我上课,上得还有声有色的。也许是跟巴伦勃伊姆上课上多了,就把他变成贝多芬了。

记者:你曾说弹琴时脑袋里会出现很多画面,这种画面是否也来自你的梦境?

郎朗:一部分梦境,一部分现实,另一部分是在书里看的。像莎士比亚《哈姆雷特》这种,有时候我把那词用来,一边弹一边还说两句,把英文配在钢琴上。有时候我还给小孩讲故事,然后用故事语言来跟钢琴音对上,就像唱歌似的。我还把诗也找上来了。可笑,但真是很有意思。音乐就像魔术。

梦中情人要喜欢音乐

记者:有没有幻想过自己将来的梦中情人是什么样的?

郎朗:最起码她得喜欢音乐吧。我搞音乐,如果女朋友不爱音乐的话,你想这能活吗?但是,我希望她能跟我很不一样,没准在另一方面发展。艺术家的对象一定要漂亮,这是陈逸飞先生说的。他说我挑女朋友第一肯定要看漂亮,但我觉得,第一还是要喜欢音乐,第二才是漂亮。我现在很期待这样一个女孩子能突如其来地走入我的生活。

记者:近期你也为知名品牌代言,不怕人说郎朗商业化了吗?

郎朗:劳力士、奥迪这些高档商品在品质上和古典音乐是相通的,它们可以推动古典音乐的进一步发展,让更多人感兴趣。而且做商品代言并不代表商业化。到了维也纳,一下车,到处是莫扎特巧克力、莫扎特洗面奶,可惜莫扎特那个年代没有广告,要是他活到今天一定成了大富翁。这些活动并没有影响我的音乐。我每天练琴,实在没时间也会在第二天补上。在一个酒店住宿超过三天,房间里就一定要安排钢琴,或者去当地琴行里练。

今年要为电影《大师》配乐

记者:新一年有什么工作计划?

郎朗:除了音乐会和录唱片之外,今年8月我会第一次参与到电影拍摄中———德国与奥地利合拍的电影《大师》。我弹其中的主题曲。故事讲一个男钢琴师的故事。这两年有关钢琴家的电影不少,但好像都是悲剧,这个好像也挺惨,不过听导演说最后的结局还挺好的,我其实也就是男主角演奏时的替身吧。如果各方面都合适的话,我也很有可能参加这个电影的演出。

相关链接 郎朗简历

郎朗1982年出生于中国沈阳。3岁开始学琴,5岁首次公演,9岁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习,13岁在日本举行的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中获第一名。1997年获美国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奖学金,师从著名钢琴家加里·格拉夫曼,200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

1999年,在里维尼亚音乐节上,郎朗因救场取得戏剧性成功,从此跨进国际主流音乐界,20岁之前已与世界上许多重要交响乐团合作。2003年,环球唱片旗下品牌DG同他签订了5年独家协议。郎朗凭借超凡天资和热情奔放的演奏个性,成为世界古典音乐界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解放日报)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