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梅纽因真实的故事
周树春 July 21, 2003 at 09:45:0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大师不幸去世

不知是命运之神的安排,还是梅纽因有先知的灵感,这位小提琴大师的人生归宿颇有几分传奇色彩1929年,13岁的梅纽因在德国柏林举行首场独奏会,从此享誉世界乐坛;70年后,这位音乐巨擘又在那里告别了他毕生为之奋斗的艺术。

1977年,梅纽因以《未完成的旅程》为名在回忆录中概括他一生的经历;22年后,82岁的梅纽因在一次未能完成的艺术之旅中走完了他的人生之路。

今年3月12日,同时身为世界著名指挥家的梅纽因因心脏病突发在柏林不幸逝世。

他是3天前住进马丁·路德医院的,为此临时取消了原定的演出计划。

这是他70年间无数次巡回演出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未能完成的一次。

他原本计划下个月英在国伯明翰举行3场系列音乐会,标题很有终结意味:《我音乐的生命:未完成旅程的反思》。

梅纽因的艺术生涯有着辉煌而动人的乐章,但又像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乐》,给人留下回味、遐想与遗憾。

从未享受童趣的神童

梅纽因是20世纪“罕见的神童”,是本世纪表演生涯最长的音乐家,也是历史上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最长久声誉的独特人物。

1916年4月22日,梅纽因出生在美国纽约,父母是移民到美国的俄国犹太人。

为了在第一个孩子身上打上血统的烙印,梅纽因夫妇将他取名为“耶胡迪”,意即“犹太人”。

虽然不能说梅纽因的盖世成就是以牺牲孩提时代的快乐为代价的,但他的确过了一个没有童趣的童年。

决意要让耶胡迪达到最高音乐造诣的父母,几乎控制了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所有时间。他基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文化课都是由母亲在他练琴与巡回演出的间隙教授的。

他不能骑自行车,更不能骑马,以免伤了手指。在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他能见什么人,完全由他苛刻而挑剔的母亲玛露莎决定。

梅纽因虽然很早就开始作为巡回演奏大师周游世界,但在成年前他实际上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人造空间中。

不过,梅纽因对音乐的热爱却是自发和内在的。

过两岁生日那天,父母带他去听旧金山交响乐团的音乐会,乐队首席的演奏使梅纽因如痴如醉,他说自己也要一把小提琴。

父母买了一个玩具提琴,但梅纽因发现它“不会唱”,就把它摔碎了。

到了他4岁生日,父母给他买了一把儿童提琴,并领他去见那位最初使梅纽因对小提琴发生兴趣的乐队首席珀辛格,拜师学艺。

七岁就显示超人能力

仅仅3年后,7岁的梅纽因就能出色地演奏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一年后,他又演奏了难度更大的拉罗《西班牙交响曲》,开始作为“神童”享誉世界乐坛。

梅纽因10岁便同纽约交响乐团合作演奏贝多芬富于深刻哲理内涵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就在1929年梅纽因在柏林举行的首场独奏会后,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对他将贝多芬和巴赫的作品演绎得如此富于灵性和敏感而激动不已,走到后台拥抱这个13岁的孩子,发出那句著名的感叹:“现在我知道天堂里有上帝了。”

当之无愧的幸运儿

作为一个音乐天才,梅纽因一生中不仅多贵人相助,也得到了真诚的友谊与爱情。

在梅纽因1929年的跨美国东西海岸巡回演出时,纽约著名慈善家和艺术资助人亨利·戈德曼在卡内基音乐厅听了他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后,为其才华所倾倒,买下当时国际市场上唯一能买到的一把“斯特拉蒂瓦丽”牌小提琴送给他。

梅纽因还曾求教于优秀的小提琴教师阿道夫·布希,即弗里茨·布希的哥哥。

11岁时,梅纽因结识了罗马尼亚著名音乐家埃乃斯库,他俩的忘年交在音乐界传为佳话。梅纽因曾说:“如果是布希教会了我严谨、精确和权威,那么是埃乃斯库点燃了我的想象力。”

1932年,16岁的梅纽因同75岁的英国著名作曲家埃尔加同台演出后者的小提琴协奏曲,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这部作品最优秀的录音。

在以后的岁月中,他还成为苏联小提琴家奥伊斯特拉赫的好友;在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的90岁生日庆祝晚会上演奏他的小提琴协奏曲;而当他1962年再次访问苏联时,不仅将肖斯塔科维奇引为新朋,作曲家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也加入了他日益扩展的演出曲目。

有人说,梅纽因在音乐界的广泛友谊就是20世纪音乐史的写照。

梅纽因的个人生活虽有波折,但最终却是幸运的。

1938年,他娶了一个澳大利亚百万富翁的千金诺拉·尼古拉斯为妻。

但确如评论家所分析的,新娘虽然是他母亲选择的,这次不幸的婚姻却成为梅纽因挣脱母亲“围裙的绳索”的手段。

1943年梅纽因与英国皇家舞蹈团的戴安娜·古尔德一见钟情。

不久,这位容貌秀丽、身材颀长的芭蕾舞演员便成为梅纽因的终生伴侣。

尽管传记作家托尼·帕尔默在其拍摄的纪录片《梅纽因:一个家庭画像》中,称戴安娜是控制梅纽因的第二个“专制女人”,但毫无疑问,梅纽因生命的后50年是在美满的婚姻中度过的。

更有一些评论家认为,本来自己也有着远大艺术前程的戴安娜,从一开始就将支持丈夫作为己任。否则,习惯于被人照料的梅纽因虽然仍是伟大的小提琴家,但恐怕难以获得超越音乐世界的更伟大的荣誉。

不知是爱情与婚姻还是埃尔加的浪漫主义音乐使他加深了对英国的感情,梅纽因最终于1985年加入英国籍。

虽然他早在1965年就被授予荣誉爵士称号,但直到1987年才真正成为勋爵,并于1993年成为英国上院终身议员。

不是小提琴家的小提琴家”

青少年时代的梅纽因以其惊人的音乐记忆和纯熟的演奏技巧令大部分同时代小提琴家望尘莫及,但最使他与众不同的却在于强烈而深厚的感情投入和完全忘我的艺术境界。

小提琴之于梅纽因,如笔墨之于诗人和画笔之于画家。在漫长的演奏生涯中,梅纽因的曲目几乎囊括了从古典到现代的所有小提琴文献,他被称为小提琴音乐“权威的诠释者”。

但有两部作品最能代表他“用心和血去歌唱”的音乐表现风格:

他16岁时录制的埃尔加小提琴协奏曲不仅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这部作品高难的技巧、恢弘的篇章和奔放的感情,而且透彻地揭示了英国浪漫主义音乐的精髓.

进入中年后,他录制的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显示了他“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犹太人的热情与德意志民族的冷静、心的搏动与脑的思考相融合”的卓越才能。

出于这样的原因,梅纽因被认为是当代与19世纪小提琴演奏传统之间的最后一根纽带。

一位评论家说:“他透过音符去看、听和演奏的能力是无与匹敌的。他对音乐的感受不是理智的,而是一种灵性的荡漾。他在最广泛的人道主义意义上解释音乐,从而确立了一种远远超过古典音乐世界的声音。”

梅纽因自己对音乐的定义是:“艺术是对文明的最高表现,而音乐则是两者的升华”,在音乐中“人类实现心灵的沟通,别人听到你,你也听到别人”。

遗憾的是,梅纽因演奏生涯的颠峰出现在中年甚至更早,此后,作为演奏家的梅纽因一直在慢慢地走下坡路。

因此,要想领略梅纽因演奏艺术的辉煌,要去听他至少40年前的录音。

很多小提琴评论家指出,梅纽因的演奏“基于灵感而非扎实的技术”。虽然19世纪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是梅纽因“心目中的英雄”,但他本人并非技巧大师。

他缺乏海菲茨那种无懈可击的完美技巧,也未能保持奥伊斯特拉赫始终如一的饱满有力的音色。

由于紧张、疲劳和沮丧,他的演奏一度变得“不可预测”,甚至连节奏和音准都不稳定,音色更是苍白无力。

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多音乐评论家都避免评论其演出,生怕伤害他遍布全球的“琴迷”。

梅纽因自己也两度退下表演舞台,反思演奏技巧。

尽管从狭义的演奏技巧看,梅纽因并非被所有小提琴评论家认可,或曰“不是小提琴家的小提琴家”,但他无疑是演奏音乐史上最受人爱戴的人物。

是他的博学与通达,特别是他对人类事务的关怀,为他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与爱戴,而他富于同情感的眼睛和耳朵则几乎成为人类良知的卫士。梅纽因广博的音乐修养是少见的。他曾用中提琴演奏伯辽兹的《哈罗德在意大利》,而在过去15年中,他更在世界音乐舞台上确立了优秀指挥家的声誉。

尽管他从未取得托斯卡尼尼或克莱博的出神入化,甚至在指挥手势上存在比较明显的缺陷,但他对音乐的深刻理解总能迸发出一种奇异的力量。

他的宽容与开明成为拆除古典音乐傲慢与偏见之墙的榜样。

他曾同印度民族音乐家尚卡同台演奏,还和西方爵士小提琴家格拉佩利表演过二重奏。

当然,梅纽因最宝贵的音乐遗产是他1963年在英格兰苏雷市创办的梅纽因音乐学校,著名中国小提琴家吕思清和胡坤都出自这个天才音乐家的摇篮。

但梅纽因音乐学校校长奇泽姆说,“这所学校不是他唯一的遗产,他的遗产是他留给全世界音乐家的灵感。”

幼稚天真的人道主义者

“一束心灵与天才之光熄灭了”———法国总统希拉克这样形容梅纽因的猝然逝世,表达了世人对这位“以音乐使世界更美好”的艺术家的敬佩之情。

的确,能够如此密切地将音乐同世界和平与进步事业联结起来的人,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梅纽因儿童时代的一个梦想是,只要他能在罗马西斯廷教堂完美地演奏巴赫的音乐,就能给世界带来和平。尽管后来的阅历使他认识到这种想法的可笑与幼稚,但理想的精神却一直伴随着他。

二战期间,他奔走世界各地,为盟军和红十字会演出500多场;1945年,他还专门为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表演。

这种“人道主义本能的大爆炸”给他的演奏生涯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他的演奏技巧从此滑坡。

音乐史学家说,梅纽因“为了一个更伟大的事业,牺牲了个人的演奏生涯”。

但是,“那些曾经直视过死神或者可能在第二天死去的人们脸上发出的喜悦的光彩”令梅纽因终生难忘。

同政治家不同的是,梅纽因以富于理想主义的天真来表现他不懈的勇气。

一次,在从华沙返回英国的飞机上,学生看到他在一个清洁袋上忙着写写画画,问他在写什么,梅纽因说:“这是我关于解决北爱尔兰危机的方案。妇女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他要让所有在暴乱中失去丈夫的妇女联合起来。为了鼓励绿色食品,他一度在伦敦闹市区开办了一家专营“有机食品”的小店。

虽然他对汽车有着“美国化的喜爱”,但为了表示对空气污染的不满,他驾驶着在伦敦极为罕见的电动车。

为了普及音乐教育,他发起了“即时音乐”的组织,使很多青少年买到了便宜的音乐会门票。

去年圣诞节前,他还在为加强中小学音乐教育而游说,因为他确信音乐能促进社会文明。

就在逝世前两个星期,梅纽因还给《泰晤士报》写信,抱怨英国历届政府忽视他关于用音乐战胜种族主义和犯罪的建议。

梅纽因的固执有时也引起争议。

他是战后在刚刚解放的巴黎歌剧院演奏的第一个艺术家,也是第一个在战后德国表演的音乐家,为此招致犹太社会的广泛谴责。

1950年,他冒着被暗杀的危险,首次到建国仅两年的以色列演出;后来他为巴勒斯坦难民义演时,又在以色列引起一片愤怒的咒骂。

无论人们如何评说,梅纽因坚持认为:“人类应该生存在和平、宽容与忘却之中,而非敌意、仇恨和痛苦之中。”

梅纽因最终得到了世人的理解和钦佩。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所说,梅纽因是以其智慧和声誉为人类事业效力的“杰出的世界公民”。

他对艺术、政治、宗教和心理学的兴趣,也跨越了东西方文化和意识形态的鸿沟。

印度音乐和瑜枷功成为他关注第三世界事务的引桥,而神秘的东方文化更使他同中国结下不解之缘。

50多年来,一本德语版的《老子》伴陪他走遍世界。1979年后,他一直担任中国中央音乐学院荣誉教授。

两年前,他第三次访问中国,特意穿上南非总统曼德拉赠送给他的一件绛红色真丝上衣,作为指挥与高徒胡坤联袂登台。但他常说,他的一大遗憾是不会讲汉语。

一位音乐评论家说:“梅纽因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尽管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他肯定感到自己的一生是不完美的。”

梅纽因的一位学生则说:“他端着一盒巧克力,不断地分给大家———这就是他的人生态度。”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