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童安格个人空间全透明
怡文 于 February 27, 2002 at 10:59:43:

女儿像柏芝,儿子像自己,有点“支妻管严”,朋友最可贵———这就是童安格眼中的个人空间。

“相识一天的朋友,转眼就记不住名字;认识10年的故友,一眼就能认出来,奇怪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坐到椅子上,忽地就打起盹,奇怪吗?笑的时候,泪光莹莹;哭时却毫无声息,奇怪吗?”童安格见到记者就开始滔滔不绝,“不奇怪,因为他老了。”

忘不了的还是那曲《忘不了》,听不懂的还是那首《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让生命去等候”了6年,我们等回了童安格。1996年,童安格带着妻子、孩子移居温哥华;2002年,他在上海制作6年来的第一张专辑。

快过年了,童安格要回家。2月8日上飞机,2月6日晚,记者在录音棚逮到他,被他一把拖到了天平路上的小饭店。点了几个家常小菜,温上一瓶花雕,这个中年男人开始滔滔不绝。“去年11月到上海,一呆就是3个月。李宗盛给我写了句词,‘醒在陌生的房间’,呵,有意思!出门在外不就是这样吗?半夜起床,刚走两步就撞墙,才明白身在宾馆房间。”

“支妻管严”不严重

“没有你在身边,我的思绪无法入眠,太平洋为什么要弄乱时间。”与家人分别3个月,童安格忆起妻,就想起这段歌。

记:每次离开家,你最常想起的是谁?

童:大前年冬天,我在无锡拍《少林七坎》;前年冬天,我在北京拍戏;去年到现在,我呆在上海。总是在这种肃杀的季节离开家,你说心情会怎样?

我大概属于那种特别自觉的男人,在外应酬我总会想到家里,想到太太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到学校进修化妆课程,实在很辛苦。然后,我就很愧疚,觉得对不起她———是不是有点“支妻管严”,还好比“妻管严”差那么一点点。

记:你长年在外奔波,家里就交给妻子一个人,你放心吗?

童:在温哥华,你能看到候鸟飞来过冬、栖息、产卵,延续下一代。人可以和鸟儿一样梳理羽毛,建设心情,面对明天。

我住的房子不太大,两层的原木屋子,门口有块小草坪,很切近自然;我有个菲律宾女佣,她是大学生,跟了我们很多年,很贴心;我遇到的最大麻烦,大概是忘记带钥匙或是进了屋忘记关警报,一回头警车倏地停到了门口;我跟太太在一起17年了,拥有对方,信任对方,这就是婚姻的使命。我……还有什么不放心吗?

记:结婚那么多年,你怎么看待爱情。

童:爱,没有外观,并非俊男才能配倩女。不要给自己条条框框,不要告诉自己应该嫁谁、娶谁。

爱,不能切割,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管是爱一晚,还是爱一辈子,都不要有保留。

儿子像我,女儿像柏芝

儿子8岁,女儿6岁,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在温哥华同一所小学念书。孩子乖不乖?大概是童安格最挂心的事了。

记:人家都说,女儿和父亲亲,你有这样的感觉吗?

童:何止是亲呀,这小家伙简直是个“小人精”!才6岁,她就会“看山水”呢!妈妈骂哥哥骂得凶,她也不闲着,一边帮腔,一边提些非分小要求。妈妈哪有心思管她,当然一些OK啦!

儿子憨厚很多,常常被妈妈骂个狗血淋头,居然一声不吭,憋着气。我从他身边走过,他还转过头来向我吐舌头,跟没事人一样。脾气真倔,这一点像我。

记:“小人精”也有不乖的时候吧,你怎么办?

童:不乖?她就是爱吃糖!你我小时候都喜欢吃糖吧,其实吃糖是一种需要———孩子有了委屈,总需要慰藉的。我只是告诉她,你喜欢吃就尽量吃,牙痛的时候不要来找爸爸;我也会放任孩子们去吃零食,但要告诉他们,有本事吃零食,就必须把晚饭吃完。

孩子是个体,不能把你的意思强加给他们,就好比他们的成功、失败、快乐、痛苦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父母只是旁观者、分享者,永远不是拥有者。所以,孩子需要明白的就是,很多事得靠自己节制、决断、完成。

记:只是吃糖、吃零食?你家的“小人精”真没让你心烦的事?

童:有。她长得可爱,别人也夸她漂亮,她就洋洋得意了,觉得全世界都应该喜欢她。结果,上课的时候,她就瞥来瞥去,看同班的男生有没有注意她———有点像张柏芝,呵呵。她才上一年级,功课不太好噢!

记:儿子呢?

童:儿子可是个“大好人”,在学校里他死党很多,一心想着要自立门户。不过,我看他有点“心理障碍”,在学校里他从来不跟妹妹牵手耶。他说,很多兄弟都在“追”小妹妹,自己不能跟女孩太亲近。这就是三年级的小男生,实在看不懂。

朋友可贵

记:一个人在上海,你寂寞吗?

童:在上海,我有很多老朋友。专辑等着李宗盛帮我把关,住所是朋友借住的,还有人陪我去博物馆……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呆在房间里。隔着房间的薄纱帘,窗外的街灯模糊起来。我就是这样让心宁静,让思绪沉凝,感觉时光可以回溯,我看一看久远以前的上海滩。上海博物馆我已经去过两次了,无论是青铜器还是字画都让我沉醉。

记:听说你在上海学书法……

童:是啊,我是在西安看碑林的时候爱上字的。俗话说,销声匿迹,迹还没匿声已逝。我想留下些什么,字应该比歌留得长久吧!其实,人没法活在未来的,还谈什么留与不留呢?说真的,人生跟书法有点像,什么时候该用枯笔,什么时候该留白,很艺术的。

记:很多圈内人在温哥华安了家,也在上海置业,你有打算吗?

童:温哥华真的是藏龙卧虎,你根本瞧不出一幢普普通通的房子里会住着什么大人物。我们一家住在那儿,可以说是寻找一处安宁的去处,也可以说是逃避现实,回到一个从零开始的地方。加拿大的生活有时很清闲,我就从世界各地召集老朋友,组成明星棒球队,跟当地留学生赛一场。看到这些老朋友聚在一起,足够让人感动了。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