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一个平民化的音乐人——雪村
高举 于 February 11, 2002 at 12:25:29:
北京的冬天真冷,不过我发现在这寒冷的冬日有一首歌虽然流行了不短的时间,可是依然很火,那就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假如我说雪村这个名字可能有的观众朋友还不是特别熟悉,但我要一提这首歌您准听过。

说老实话,最早听雪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也挺奇怪的,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好象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但现在听得多了,就挺感兴趣,雪村到底是一个样的人,据说这家伙挺有个性的,就更应该认识认识,约他,他说,实在比,这几天忙着排戏,而且是在北京的郊区,不好找,我说,没事,就在你排戏的现场吧,这样也比较真实,这不,一路颠簸着就来了。

许戈辉:这个地方就是你当房东出租的房子是吗?

雪村:对,这个是客厅,这个屋是个小女孩的房间,我也弄不明白。

许戈辉:就说这个戏里面你当房东,男一号,把你的房都出租给小女孩了?

雪村:英老板是这么设计的,好象是我的一个远方亲戚上美国了,留这么一套房子,他一看就有这一套房子,一琢磨就租给一些小姑娘,适当占人家一些小便宜什么的,同时又收钱,想得挺好。

许戈辉:你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为什么选你演这个人物,是不是你的各方面和这个人物有点接近?

雪村:可能吧,因为这个人物首先他不最前卫的,但是他也绝对不是传统,歌儿的形象正好是卡在这两样当中,所以和他这个戏整个是配合的。同时我是从97年开始和英达一起合作,那就是我亲爹,从97年,我几乎就他这么一个客户,一直等于是人家给我面子,养我,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说是互相利用或者深我不管那么多,但是我是这么想的,就是他给了我一口饭吃,所以我才会……

许戈辉:你自己真正亲爹听到这话会怎么感想?

雪村:我不告诉别人我的亲爹是谁,所以无所谓。

许戈辉:但是我可不可以让大家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说你爸爸是谁?

雪村:在96年,97年的时候,我有一回上一个台的晚会剧组,一个摄像,演出结束以后,官员就请吃饭,吃涮羊肉,那个人可能喝醉了吧,他说“孙子,你过来”,过来以后他说,“你就是那谁的儿子”,我说“是”,你占你爹便宜,我说是是,他没听清,他以为我说我没有,因为一般反映都是这样,你就占便宜占光走后门过来的,反映一定是说什么呢,不是,但是当时我说的是“是”,他没有听清楚,然后他又说你再说不是,我把你什么给割了,我当时气坏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提我爹的名,挺忌讳这个的。

许戈辉:可是我总觉得好像你心理面有很多的愤怒?

雪村:是的,我当然很愤怒,因为我在这种……一直是受压抑,自尊受到侮辱的情况下我生活了若干年,所以这圈……

许戈辉:那你现在觉得扬眉吐气了吗?

雪村:当然觉得扬眉吐气,但是扬眉吐气关键是我是等于是触类旁听的那一支,就是说我没有在这一个工作领域里怎么怎么着,而是我在另外一个工作领域里,我现在提出音乐评书这个概念,它把传统文化和中国算是比较新的这种流行的文化的结合,它有我自己的一些考虑,我在这个圈子里,在音乐评书这个圈子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许戈辉:我觉得这就是你自己创立的一个领域吗?

雪村:对,音乐评书这四个字分成两段,一个是音乐,一个是评书来说,它体现了一个过程,由音乐而评书一直是我的一种理想,我不觉得流行音乐界,除了崔健,还有很个别的一些我认为是大腕的这些人以外,有什么值得人们去记住的东西,因为它只有一个主题,就是搞对象,而对于中国人来说,我觉得主要还是生存问题。虽然说我们现在很开放,现在已加速度的发展,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还是解决生存的问题。而人和动物最大的不同是在于人是社会动物,所以文艺作品它作为上层建筑,它作为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产品,它必须是反映社会的,而不是纯生物的,这种纯官能的。

许戈辉:你觉得不觉得,是,没错,现在大多数的中国人现在还面临温饱的前提上,不过你得给他一些精神上的东西,他才有动力去生产、去创造,你给他的东西也是天天挣扎在温饱线上,那你有什么价值吗?

雪村:我先问问你,你觉得我给了没有。

许戈辉:一定给了,如果你没有给的话,大家为什么要认可。

雪村:这种给和搞对象的那种给是一样的。

许戈辉:不同的需求,你说的搞对象就是风花雪月的那种东西,爱情,什么吟咏的那些东西。

雪村:无聊。

许戈辉:你觉得无聊,但是它有市场。

雪村:我管它市场不市场,我才不管市场,我要做我自己的事业,我要让老百姓真正的能够体验到一个比他们层次还要低的戏子,怎么样一一种低姿态去满足他们,我想这种满足更使他们得到自尊。我之所以要以这个为重点,因为我一直在一种没自尊的环境里生活,所以我很看重这种,我觉得对人来说,它是很重要的。

许戈辉:你所说的自尊都包括一些什么内容?

雪村:就是一些无端的浪漫,一些对你的不理不睬,而我的能力是在这儿摆着,但是市场并不认可我,我为什么要去认可市场。

许戈辉:雪村,你对其他的那些流行音乐界的同行你现在也采取一种不齿的态度,人家也可以理解你这也叫无端的谩骂,对不对?

雪村:我不是对某一个人,我是对整个领域,我绝不针对某一个人,那样我会吃亏的,但是我实在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现在人活着都太虚了,我觉得我是真实的,我台我上台下我穿同一身衣服,我和你现在说的话,和电视机前朋友说的话,跟在舞台上和大家伙说的话,和回家跟我老婆说的话完全是一致的,谁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能。

许戈辉:比如说写歌吧,可能每个人的写作状态都不一样,有的人是呕心沥血地写,有的人会说是玩着写的,特别轻松,特别潇洒,你呢?

雪村:当然是呕心沥血,因为我和英达也曾经探讨过,就是说你也许觉得一个作品非常自然,但是请注意最自然的作品需要费的心血是最多的,比如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可以试一下,你把它任意一个地方减去一个字,看你怎么唱。

许戈辉:我没有想过这个事情。

雪村:是不一样的,它削一个字它就不完整。

许戈辉:那你觉得是经过了反复的推敲。

雪村:当然是,是这样的,两个字,我们找一个例子,比如说中华和中国的区别,你在一般概念上来说, 老百姓可能不太会去想这个,但是真正的你去把这两个字搁在歌里,让它和这音乐去唱的时候,它们的区别是非常的明显,它有可能会让这个歌非常的难听,因为这一点这个歌它就不叫歌了。

许戈辉:那《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你是写了多久?

雪村:当时的创作状态是极好的,这个并不是在于写多久的问题。

许戈辉:改很多遍吗?

雪村:大概是三天到七天的时间,改过若干遍,那些草稿我都留着,原来不是这样的,原来那“撞了”不是两个字,是和前面一样多的字。

许戈辉:后面呢?后面全不都是两个字吗?

雪村:那是后来改的,原来大概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最后删到现在这样的。比如说这句话它需要有多少因素,就是你需要在一句话里表达出多少复杂的内容。比如说“老张请他吃顿饭”,这一句没问题,“送到医院缝五针”,这是两个动作,这两个动作必须在一句里完成,那一、二、三、四、五、六、七,你一共有七个字的空,你要完成两个动作,那按说是,老张把他送到医院,医院给他缝了五针,是这样一个概念,但是你要减省,而且让别人听得明白,这个东西我觉得它是下工夫的。

许戈辉:其实我们听了就觉得是老百姓的大白话,往往就这种大白话要反复推敲,提炼以后,才出得来这种效果。

雪村:它是一种语言习惯和生活习惯,而这种习惯你在它的极限之内,你看怎么能够把这些废话全刨除,把所有的形容词一个也没有,不要那些东西,不要那些去渲染,你越渲染,你越摘不清楚,这就跟一个犯罪的人在警察绵绵你越跟他狡辩,到时候人家觉得你越那个什么……

许戈辉:那你想过吗如果要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个歌,《梅》这个歌一直也没有火,没有得到认可,那雪村这一辈子生活会是什么状态呢?

雪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许戈辉:你什么时候就知道这一点了?

雪村:我写出来以后我就知道它是这样。

许戈辉:可是写出来以后很长时间也没有火。

雪村:说句实话,我还不满足。

许戈辉:写出来以后有很长时间也没有红。

雪村:我是一个非常抠的人,平时吃饭、买东西,你看我为什么说我在台下就一身衣服,因为我就这一身,我都不舍得在生活里去花钱,我是这么一个人,但是《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一共是十四个歌,做出来以后,我还专门请人帮我做了一套小样,像我这种一毛不拔的人,到最后我去请别人帮我去做小样,你想想,那是四万,而且当时这四万块钱相当于三台合成器,我当时一台合成器也没有,我舍不得买,我掏钱我去做这个,我为什么会下这个决心,因为我觉得它行。因为首先《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小李飞刀》、《潘金莲》、《一只蛐蛐》这些歌的定位它就是定在比广大人民群众更低一层的,一个向上看的一种概念,而不是向下看去俯视,俯视这些听众朋友,而是说,我是孙子,我是地痞流氓,我是土鳖,我不如你,行行好,大哥,给点钱吧,我是这样一个概念。

许戈辉:那你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市场,就是说你已经从一个寂寂无名的状态达到了一个像你所说的你的包里装的日程安排,那个节目单,跟你预定演出的已经从一月份排到了月底,那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你还真的是那种心态吗?我比你低,我是你孙子?

雪村:是。

许戈辉:你还能永远保持这种心态吗?

雪村:这是我赖以谋生的一个口号,和我的人生宗旨,我永远不会变,不管谁把我废了,我都不会变,我就这样,我不会为了一个……

许戈辉:那你当初是特别恨这种状态的?

雪村:那不是老百姓,老百姓没人恨人,他们喜欢我。

许戈辉:就是说你觉得把你当孙子的那些人他们不是老百姓,所以你现在要反过头来,我要为老百姓当孙子。

雪村:对,是两种人,一个是针对创作,我赖以谋生,我赖以生存的一种创作方式,另外一个是针对市场,这是完全两种事,我想我干的事情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比如说,这个戏演梁大伟,邓超他们,中戏学生,他们过来说,他们想办一场演出名叫《翠花上酸菜》,就是原来根据英老板的《网上日记》改的话剧。

许戈辉:好像上了?

雪村:上了,而且特别火,第一天四百多人场去了一千多人。他们当时说我能不能在里面用你的东西,我说可以用,我说和公司商量商量,因为这涉及到公司的生意问题,然后跟他商量以后,我提个建议说全部免费给他们,这是我做的。



回 [ 音乐大师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