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梅mei
随风缘:美洲小鸟迁徏记(100图)
世界名人网 摄影师 梅
于 May 17, 2017 at 03:02:24:
世界名人网讯 题为小鸟迁徏,其实只是我和它们的短暂相遇。

每年四月,成千上万只林鸟飞越墨西哥湾北迁,如果一路顺风,也就无缘相见。但若遇上北风或大雨,小鸟们无力继续其征程,便会在到达北美南岸后稍作整休。它们逆风而停,随风而去,逗留时间只有12-20小时,可谓朝思暮想伊人归,缘来缘去一夜间。

美洲的小鸟北迁兵分四路:太平洋沿岸 、中部(见图)、密西西比、大西洋沿岸。德克萨斯州在中线南岸,近墨西哥湾的几处密集树林便成了逆风时小鸟们中途歇脚的首选,花果虫子让小鸟们吃个够饱,在补充营养、恢复体力之后,回天道继续北行。他们夏天在北方生儿育女,冬天返回中美洲和南美洲,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下面是墨西哥湾北风示意图,从墨西哥Yucatan过来的林鸟们,天黑后出发,飞越六百多英哩墨西哥湾的正常时间约为16-18小时,也就是说最快的在德州时间下午两三点到。要是那时起北风,它们便停下找个林子避风。但若半路在海湾遇上北风或暴雨,小家伙们使尽洪荒之力,也得化二十多个小时甚至更多才能越过海湾。如此一年二次的马拉松,它们为何晚上才出发?我感到好奇。一查资料,原来是为了尽量避开白天览食的猛禽类。找到这一答案时,我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造化,这些落入凡间的小精灵们多么智慧!

今年暖春,奇怪的是小鸟们却姗姗来迟。据说连续几周的东南风送了大量小鸟去巴哈马群岛,到中旬时只有零零星星的如期而至,不像往年不来则已,一来几乎全体出动(那一定是Yucatan南风、德州北风的理想境界了)。

这只4月15日拍到的彩绘鹀恰如其名,油画般的色彩。没想到我的第一只迁徏鸟如此惊艳!

Painted Bunting 彩绘鹀 (M)

为了便于辨识,我将所有鸟种的尺寸、性别和鸟名一起附上:

"= 英吋;M=男生; F=女生;M/J=男生亚成 (女生大概发育得快,亚成和成年区别不大)

【Bunting】鹀

虽然只有4.5–5",Painted Bunting(彩绘鹀)的男生斑斓华丽,Indigo Bunting (靛蓝鸟) 的男生则单纯秀丽(见下)。相比之下,二者的女生素颜逊色十万八千里。鸟类在进化过程中,始终让女生保持低调,男生以色取悦。母鸟肩负着生育重任,素一些更隐蔽、更安全。也正是这个原因,一般进入观鸟人和拍鸟人视野的大多男生。

Painted Bunting 彩绘鹀 (M)

Painted Bunting 彩绘鹀 (M)

Painted Bunting 彩绘鹀 (F)

Indigo Bunting 靛蓝鹀 (M)

靛蓝鹀的公与母虽然羽色迴异,但长相和表情却如出一辙。

Indigo Bunting 靛蓝鹀 (M)

Indigo Bunting 靛蓝鹀 (F)

4月23日那天,期待了一个月的正北风终于吹来。而在这之前一天,我和同伴等到傍晚6点多离开时还不见一只迁徙鸟的影子,鸟儿们肯定是天黑之后、甚至早上才陆续到达的。

围观群众和我一样都是闻风而至,难得的北风使飞越墨西哥湾的小鸟在这里滞留一两天,让我们一饱眼福。美国的生态旅游行者中,观鸟族多于拍鸟族 ,他们爱鸟懂鸟,是我学习的榜样。

【Tanager】唐纳雀

唐纳雀羽色单一而鲜艳,在林间很容易辨识。中型7",食昆虫、果实、种籽和花蜜,大嘴让它们吃到硬果类。Scarlet Tanager (猩红唐纳雀) 以及相似的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公鸟都是红色,主要区别在于前者黑翼,女生双翼的条纹也更深、更明显。

Scarlet Tanager 猩红唐纳雀(M)

Scarlet Tanager 猩红唐纳雀 (F)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M)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M)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F)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F)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的小男生出生更像母鸟,金黄色,但亚成时红斑开始蔓延,显得很花俏。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 (M/J)

理片时,我发现自己拍的Scarlet Tanager (猩红唐纳雀) 远远少于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看了区域图,才知道Scarlet (猩红) 去美国北部育雏,而Summer (玫红) 则留在咱们南方育雏。既便如此,这几天迁徏过去之后也难以看到了。

Scarlet Tanager 猩红唐纳雀(红=育雏区域)

Summer Tanager 玫红唐纳雀(红=育雏区域)

【Grosbeak】腊嘴鸟

起名源于法文"grosbec","gros" 大,"bec" 嘴巴。Rose-breasted Grosbeak (红斑胸腊嘴雀)有8",是这次迁徒鸟中长得最大的,特爱钻桑树吃桑果。另一种喜欢低飞的Blue Grosbeak(蓝色腊嘴鸟)小一些,体长7"。

Rose-breasted Grosbeak 红斑胸腊嘴雀 (M)

Rose-breasted Grosbeak 红斑胸腊嘴雀 (F)

腊嘴鸟的脸部长相和表情很像我家院子里常见的红衣主教。一查,原来Bunting(鹀)、Tanager(唐纳雀)、Grosbeak(腊嘴鸟),和Northern Cardinal(红衣主教)均属于Cardinalidae类别, 怪不得都长着一张能吃硬果的大嘴。

Blue Grosbeak 蓝色腊嘴鸟 (M)

【Oriole】黄鹂(也有译作金莺)

6-8",虽然属于黑鸟类,但只是男生头部黑色而已,羽色却鲜黄或接近金黄,非常亮丽,也有褐色(果园黄鹂)、桔色(巴底摩黄鹂)。这类鸟嘴巴尖,尾巴长,鸟巢织成口袋形,可惜我在北美南方看不到。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 (M)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 (M)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 (F)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M/J)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 (F)

Orchard Oriole 果园黄鹂 (M&F) 一对冤家

体色最亮丽、对比度最强的要数橙腹的Baltimore Oriole (巴底摩黄鹂),远远的就能分辨。

Baltimore Oriole 巴尔底摩黄鹂 (M)

Baltimore Oriole 巴尔底摩黄鹂 (F)

Baltimore Oriole 巴尔底摩黄鹂 (M)

Baltimore Oriole 巴尔底摩黄鹂 (F)

世界上黄鹂Orioles共有28种,中国有6种,以黑枕黄鹂为典型代表。我所拍到的果园黄鹂和巴底摩黄鹂美洲独有。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中的黄鹂可能只是诗人对黄鸟的统称,而徐志摩的《黄鹂》,虽然与我拍到的不是同一种,但应该是同一类,比杜甫的版本更传神: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鹂!"有人说。

翘着尾尖,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等候它唱,我们静着望,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Vireo】绿鹃

Vireo的拉丁语意为绿色,体长6-9",除了体型稍大、嘴巴尖而长之外,其外观和习性都很像Warbler林莺。有的低飞,喜欢草丛,例如White-eyed Vireo(白眼绿鹃)和Red-eyed Vireo(红眼绿鹃),但Yellow-throated Vireo (黄喉绿鹃)出没林间,和那些黄腹的林莺很容易混淆。

White-eyed Vireo 白眼绿鹃

Red-eyed Vireo(M)红眼绿鹃

Yellow-throated Vireo 黄喉绿鹃(M)

【Thrush】画眉 (鸫)

鸫科的中小型雀形鸟,歌声好听,一般7",身体胖鼓鼓的,羽毛软软的。遍布全球的181种中,北美只有26种。和前面那些色彩缤纷的Bunting (鹀)和Oriole (鹂)相比,这些鸫鸫们真是丑小鸭了,所以男女难辨,而且各个品种看上去大同小异,除了毛色冷暖调不同之外,彼此之间的差别在于眼框细节。

Northern Waterthrush 北方斑鸫

Grey-cheeked Thrush 灰脸斑鸫

Veery 威尔逊斑鸫

Swainson Thrush 斯温逊斑鸫 (以英国鸟类学家命名)

Wooded Thrush 林鸫

【Wood Warbler】林莺

顾名思义,林莺喜欢钻林子,因为它们爱吃虫子。这些人见人爱的小鸟才4-5",一共118多种, 北美有57种。它们小巧玲珑,嘴巴尖细,性格活跃,跳来跳去让人眼花缭乱,对拍摄也就最具有挑战性。英文中有Save the last for the best 之说 (将最好的留在最后), 在迁徒大部队中,林莺飞行时间长些,比唐纳雀等大鸟、中鸟到得晚,几乎接近尾声,是许多观鸟人和摄影人的期盼。

Cape May Warbler 栗颊林莺 (M)

Cape May Warbler 栗颊林莺 (M)

Prothonotary Warbler 蓝翅黄森莺 (M)

Blackpoll Warbler 黑顶白颊林莺 (M)

Blackburnia Warbler 橙胸林莺 (M)

Blackburnia Warbler 橙胸林莺 (M)

Black-hoode

d Warbler 黑头巾林莺 (M)

Black-hooded Warbler 黑头巾林莺 (M)

Black-hooded Warbler 黑头巾林莺 (F)

Black-hooded Warbler 黑头巾林莺 (M/J)

Tennessee Warbler 田纳西林莺 (M&F)一对

Tennessee Warbler 田纳西林莺 (M)

Tennessee Warbler 田纳西林莺(F)

Worm-eating Warbler 食虫林莺 (M)

Chestnut-sided Warbler 栗肋林莺 (M)

Chestnut-sided Warbler 栗肋林莺 (M)

American Redstart (橙尾鸲莺)在观🐦人中很受青睐,我想是因为尾巴宽长,和其他Warbler树莺长得很不一样。

American Redstart Warbler 橙尾鸲莺 (M)

American Redstart Warbler 橙尾鸲莺 (M)

American Redstart Warbler 橙尾鸲莺 (F)

American Redstart Warbler 橙尾鸲莺 (M&F) 一对

Yellow Warbler小黄莺尤其荫,春天在美国北部是常客,但在咱们南方却是稀客。

Yellow Warbler 黄莺 (M)

Yellow Warbler 黄莺 (M)

这次黄莺女生只看到一次,很远,光很硬。

Yellow Warbler 黄莺 (F)

补上去年在密西根州拍的小清新。和男生在外貌上最主要的差别是胸前条纹不明显。

Yellow Warbler 黄莺 (F)

Yellow Warbler 黄莺 (F)

Yellow Warbler 黄莺 (F)

听说4月26日晚上有大群飞越海湾,那几天我正好没看气象和鸟况,错过了后面二天的机会。之后的4月29日暴雨,次日上午西北风,又一批小鸟们在德州南部逗留,弥补了我的遗憾。

Black-throated Green Warbler 黑喉绿林莺 (M)

Black-throated Green Warbler 黑喉绿林莺 (M)

Black-throated Green Warbler 黑喉绿林莺 (M)

Black-throated Green Warbler 黑喉绿林莺 (F)

Bay-breasted Warbler 栗胸林莺 (M)

Black and White Warbler 黑白林莺 (M)

Black and White Warbler 黑白林莺 (M)

Magnolia Warbler 黑纹胸林莺(M)

Magnolia Warbler 黑纹胸林莺(M)

Blue-wing Warbler 蓝翼林莺 (M)

Kentucky Warbler 肯塔基林莺(M)

Canadian Warbler 加拿大林莺 (M)

Nashville Warbler 纳什维尔莺林莺 (F)

Common Yellowthroat Warbler

普通黄喉林莺 (F)

来张异类:Cat Bird 猫鸟(M) 大而霸道,怪不得无人疼爱。

往年到4月底已见不到迁徏小鸟,今年5月初仍有少量压阵的。4日又是北风,我一大早去了几个林子,发现都出乎意料的安静。后来才听说,前一天晩上在附近的Galveston(加尔维斯顿岛)发现有398只亡鸟,其中多数是Orieo(黄鹂)和Warbler(林莺)。已经千辛万苦越过海湾的它们,可能因为天气不好而低飞时,不幸撞上一座灯火通明的高楼。有道是晕头转向,当时如果晕头转个向就好了。

Mourning Warbler 哀林莺 (F)

虽然在林子深处拍得不清楚,但这鸟的叫声如唱哀歌,故被称作哀林莺,以此来纪念每年迁徙途中不幸的鸟儿们。

【Hummingbird】蜂鸟

北迁中尺寸最小的、最轻盈的蜂鸟,也是世界上最小的鸟类,只有3"。难以想象,拇指般的小蜂鸟仅靠采些花蜜也能一口气飞越600多英哩的墨西哥湾,大自然多么的神奇!

Ruby-throated Hummingbird 红喉蜂鸟(F)

这次没拍到合适的公的蜂鸟,但去年秋季时拍了不少南飞的过路客:

Ruby-throated Hummingbird 红喉蜂鸟(M)

Ruby-throated Hummingbird 红喉蜂鸟(M/J)

Rufous Hummingbird 棕煌蜂鸟(M)

【花絮】

这一集里所有bottle brush红花的鸟片均摄于下图街口的民居外。主人为了便于大家观鸟,连围墙也没有设。今年还新种了不少品种的花,估计以后会吸引更多的小鸟。

我很好奇这家主人是谁,怎么如此大方,还允许遊人前后穿行。原来就是她!

二周前见过她给免费鸟导十年的"Tropical Birding" 颁奖(下图右二)。她说自己曾是Houston Audubon Society(休斯顿鸟协)的主管,在那里工作了整整17个年头,退休后至今当义工。得知她名叫Winnie后我很惊讶, 恰好与这个小镇同名,纯属巧合,还是前世的缘分?

我和Gloria夕阳下在她家院子合影(自然妹摄)。Gloria是上面Winnie的隔壁邻居 ,二年前才从爱鸟的哥哥手里买下高岛的房子,偶尔来小住。那天她主动招手邀请我们进去,还用望远镜当起了鸟导。好大的院子,好高的桑树,真的鸟不少。几天后又见到她时,她在一个林子里当义工。

这位老先生叫Richard,也是当地鸟协的志愿者,家在休斯顿。他说年纪大了,不能象我一样开长途来来回回,就干脆把房车开来住上半年,每周当几天义工。认识他,是因为那天我在他房车附近停下打个电话,他主动上前问我是否迷了路。当时才4月初,因为没找到小鸟,我就留了个电话号码给他。后来小🐦来了,他真的给我送来短信!

Debbie(右)以前也是拍鸟族,但她后来觉得观鸟更能融入大自然,就把把相机搁了。退休后还把老伴也拉上,一起在公园里做志愿者,俩人一做就是20年!

虽然义工都是退休人员,但Houston Audubon Society鸟协的工作人员基本上是年轻人,毕竟户外职业比较艰苦。

值得一提的是,上面这些美洲迁徏鸟在墨西哥湾停留时的栖息地,均由观鸟人而不是摄影人为主的Houston Audubon Society 等民间护鸟团体筹资管理,其性质从奥杜邦(Audubon)一词便显而易见。奥杜邦John James Audubon (1785-1851)是个野生动物画家,擅长画鸟类。除了绘画作品,奥杜邦在他的日记和随笔中还以文字传达保护自然、保护野生动物、尊重生命的理念,对北美社会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一百多年来,以他名字命名的奥杜邦学会始终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团体之一。

Patton先生拍鸟已经整整50年,退休前是A&M大学工程教授。一周内我在相隔一小时的不同林子里遇到他,也就一回生两回熟了。

左边老美专程从亚特兰大赶来,先生拍鸟,她在附近观鸟。右边是我同伴自然妹子,我和她几乎同样的装备(600mmx1.5半幅机身)。林子里拍鸟难度高,体力消耗也大。在美国拍鸟不允许食诱和声诱,人工滴水池和给蜂鸟准备的糖水瓶是最大的尺度了。既便有极少位置的棚拍,外面林中的水池是鸟类保护组织建的,目的用来让远道而来的鸟儿们补充养份,而不是用来摄影,所以没有布景成份,往往背景杂乱。

鸟儿们来去随风,北风过后,次日中午转南风,休整完毕的小鸟们纷纷离开。到了下午,观鸟的也剩下无几,林子里外重归静谧。

这对夫妇典型的观鸟人装束:户外帽、望远镜,我问他们来自何方,不料回答是一辆房车,四海为家。

这是我在本地的第一个迁徏鸟季。小鸟随风,我随小鸟,拍一种学一种,失望与惊喜交替,辛苦着并快乐着。在林子里被无数蚊子咬过之后,现在用无数文字将这些照片整理成篇,算是自己给大自然和热爱大自然的人当义工的一种独特方式。也许哪天我大炮+脚架扛不动了,那就和观鸟人一样只带个望远镜,看在眼里,留在心里。

随风缘,缘随风。人生何不若小鸟?自由,坚韧; 随风,随缘,来去无牵无挂。

© C. Mei 梅慈敏 版权所有



梅mei
Email: 梅mei
责任编辑:005
回 [ 梅mei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