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原来我们都有泪流满面的秘密

作者:伊朵 摘自:《恋爱·婚姻·家庭》          录入于 December 24, 2011 at 11:03:17: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每个人都有秘密:丈夫的秘密是委托女儿照顾我一生;我的秘密是犹豫着该如何抛弃我9岁的女儿;而女儿的秘密,又是什么呢?

1

我的人生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我不知道,将来的生活是该选择我的新男友周家生,还是选择我9岁的女儿妞妞。

妞妞显然并不知道她的妈妈正在经历着如此困苦的抉择。深夜,我刚把客厅的门推开,她就跑出来了,和往常一样,讨好地问我:“妈,这么晚还不睡,你哪里不舒服?”

看到她那关切的眼神,我的鼻子不由自主地酸了起来,从前的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眼前。

几年前的那个下午,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我的丈夫,妞妞的爸爸。我还能感觉到那天在太平间里,当我抚着他那冰凉的脸庞时,心里的那种痛和无助。我完全是歇斯底里地对着妞妞喊:“你爸爸走了,从此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只有我们两个了!”

从那天开始,妞妞突然长大了,家里的家务事总是和我抢着做,有时我颈椎病犯了,她便会像个小兔子一样跳到我身后,用小手捏呀捏,然后无比体贴地问:“妈,这样舒服吗?”

一次,因为不能抛下妞妞去外地工作,我在单位里失去了升职的机会,心里很委屈,回家后脸色不好,妞妞像她父亲一样央求我:“你笑一下,笑一下呀!”我哪里笑得出来,一言不发地把自己关在屋里生着闷气。妞妞小心地坐在我身边,一声不吭,眼里却隐隐含着泪水。

其实周家生第一次来我家时,我就知道他不喜欢妞妞。他明确地告诉我,他想要一个单纯的二人世界。

母亲打来电话,要我把妞妞送到她那里,毕竟我还年轻,总得为将来考虑……我知道,像周家生这么好的男人,这次错过了,下次就不会再有,但妞妞也是我的心头肉呀,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最后,在母亲的劝说下,我痛苦地接受了她的建议:今年这学期读完后,就把妞妞送到她那里去。

2

其实,妞妞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和丈夫结婚的时候,是以一个后母的身份出现在妞妞面前的。

我的本意是想带着妞妞过一辈子的,所以一直以来,别人为我介绍男友时,我的附加条件都是要带着妞妞一起生活。但是我没想到,我和初恋男友周家生会再度重逢,而我再一次深深爱上了他。

下定决心后,我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不知道如何告诉妞妞,只是试探着说:“你姥姥身体越来越不好,可我工作又忙,要不你帮我去陪姥姥一段时间……”

四月的一个深夜,我淋雨后发起高烧,打算去看病。因为身体太虚弱,出门一抬脚,鞋子就从六楼的楼梯缝隙间掉了下去。“妈,你别动,我去捡!”妞妞“咚咚”地跑下去。楼道里的灯很暗,她小小的身影转下去时让我生出心疼的感觉。

在医院里,妞妞像一个小大人一样给我削苹果,给我倒尿盆,甚至还会用小梳子给我梳头。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口,妞妞拿着口红轻轻地涂着我的双唇:“妈,过会儿周叔叔来时,看到你很精神,就会放心了。”

周家生进来时不小心撞掉了妞妞手上的书,掉在了痰盂里。周家生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扭过头来继续问我的病情。

阳光那么明媚,透过窗口洒在病房里,周家生脸上的笑容却开始让我局促不安。在他高大的身影后,是妞妞悄悄从痰盂里捡起书来,小心翼翼地甩了甩水痕,晒到窗台上。

周家生对我说了什么,我没在意,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妞妞,那本书是她的父亲为她买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她那么珍爱,此时竟然没有发火。我说:“你看,你把孩子的书弄脏了。”周家生不屑一顾,说:“不就一本书嘛!”然后话题一转:“明天出了院我们去看看钻戒吧?”

3

妞妞坐在我对面,很认真地说:“妈,我想好了,姥姥一个人在家挺闷的,我去看看她吧!”我的心狂跳起来,先是惊慌,再是欣喜,最后竟是愧疚:“妞妞,我,我……”我想说对不起,声音却卡在那里。

妞妞的嘴角弯起来,笑了:“妈,我可喜欢乡下的那条小河了,可以捉小鱼小虾,听说夏天还有知了?不过我就玩几个月,然后我就回来陪你。”我点头,再点头,我知道眼泪流出眼眶了,却不能说出一句挽留孩子的话,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吗?

就在我准备送妞妞走的前几天,一个意外的访客再一次打乱了我的生活,她告诉了我一个让我震惊的真相:原来,妞妞和我一样,心里也埋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这位访客就是妞妞的亲生母亲。她静静地坐在我对面,低着头,手里拿着纸巾不停地擦着眼泪。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没想到,当年抛弃丈夫和妞妞的,竟会是这样一个看似文弱的女人。

听了她的话,我有些不知所措了,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的?我大脑里一片空白,伸手去拿手边的水杯,水洒了,打湿了我的裙子。

她还在说:“其实,她爸爸去世后,我就去学校找过她,但她拒绝了,好像永远不原谅我的过错。这次我听她的老师说,你要把她送回乡下。所以,无奈之下我来找你,求你劝劝她,让她跟我走吧,我和我先生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我可以送她去美国读书,让她以后生活得像个小公主。”

她走的时候一再对我说着感谢的话,从她眼里我读出了期待与渴望,而没人知道我突然陷入一个什么样的深渊,我不敢相信妞妞每天的笑容里到底有多少隐忍,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了伪装,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一直卑微地守在我身边,不知道她为什么宁愿被我嫌弃也不愿意和生母在一起,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放弃锦衣玉食的将来。

晚上,妞妞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默默地坐在我身边。

我试图将这种关系解释清楚:“妞妞,你不要恨你的母亲,大人的事你长大后就会明白。”

妞妞小声地答道:“妈,我不去,我不恨她,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我捧起孩子的脸,看到她流出来的泪,我心底最后的坚强终于瓦解,心酸又心疼地望着这个9岁的孩子:“那你为什么不跟你妈妈走呀?”

“爸爸以前说过,你是好不容易才成为我妈妈的,要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而且你不是说过吗,爸爸走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妞妞小声说,声音细细的,像在撒娇。

我的泪再也忍不住了,“哇”地哭出了声,原以为自己付出了青春年华,失去了升职加薪的机会,带着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生活着,是那样的委屈与不甘。却原来,她因为对爸爸的承诺,对我的爱,所以隐忍着,讨好着我这个继母。

什么钻石戒指,什么乡下的山水,什么美国的公主生活,统统见鬼去吧,我只一个劲儿地说:“是的,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我拥着自己的女儿痛哭流涕,有愧疚有自责有感激还有幸福,她是我的女儿,此生此世,永无悔……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